小叔 09-17

①丹昏

②ooc 侄x叔  01-08

③本来也只是草草完结 不知道有没有把击昏纠结的心情写出来 爱而不能得 差不多就是这种感觉 




09

 

朴志训喜欢姜义建。

 

从很久以前开始。

 

 

 

10

 

 

年龄还是个位数的时候,朴志训并不清楚侄子是什么意思,但还是会侄子侄子的喊姜义建,那家伙也不生气,就乖乖的跟在他后面。

 

后来慢慢长大,明白这个侄子其实比自己还要大几岁,就慢慢开始保持着正常叔侄的距离,比普通朋友还要生分一些。

 

初二那个雪夜,朴志训被几个同学给堵住。

 

他一向和一些人处不太来,可没想到那些人会那么讨厌他,放学过后联合起来把他堵在墙角,拳打脚踢就招呼上来。

 

眼看天已经黑了一半,雪开始慢慢的下,朴志训看着打他的几个小孩也打了个冷颤,就把书包扔下,拼命的往外跑。

 

他当时想着是要拼命的逃出那个雪夜,眼泪哗哗的往下掉,他也不想再多管,等到跑远的时候,除了身上一些留下淤青的地方传来阵痛之外,他一双腿几乎就要废了,又冻又累。

 

回家的那条路被拉得格外长,他一瘸一拐的走着,想着却是幸好爸妈都出差了,幸好钥匙他放在口袋里。

 

“……小叔?”

 

那个身影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朴志训只觉得眩晕,霎那间委屈就一股脑的涌上,眼泪配合着充溢眼眶。

 

 

 

那天姜义建照顾朴志训照顾了一个晚上。

 

晚饭是借口到朴志训家吃的,朴志训不太会做饭,只把剩菜热了一下,是姜义建花了半小时勉强弄出来一桌小菜,两个人就着饭干巴巴的吃了。

 

然后姜义建趁着妈妈出去散步的时候拿着医药箱敲开了朴志训家的门,他当时对朴志训没有什么过多的想法,只是觉得这么个漂亮的像洋娃娃的人,被人拿拳头揍了,他觉得咽不下这口气。

 

如果不是朴志训让姜义建回家的话,说不定姜义建就打算赖在朴志训身边一晚上,干脆连觉都一起睡了。

 

很久以后,偶尔姜义建再想到那天晚上,还是觉得自己那天就该赖着不走的。

 

 

11

 

本质上朴志训是一个很敏感的人,他知道姜义建喜欢他。

 

上了高中之后,他越来越看得透那些女生眼中的爱慕了,与此同时,在姜义建看他的眼神里发现了端倪。

 

事实上他应该高兴,在平淡的日子里,没有什么比喜欢的人也喜欢自己更值得开心了。

 

刚开始看透姜义建的心思时,朴志训不知道该作何反映。

 

因为过于慌张,他甚至有一段时间,在他们回家的路上都是沉默的那一方。

 

好在彼时姜义建忙于学业,也没有过多在意,等到第二天太阳初升往学校走的时候,他还是会展开萨摩耶的笑容和朴志训并肩行走。

 

在朴志训看来,姜义建的喜欢和别人的喜欢,甚至和他自己对姜义建的喜欢并不一样。

 

姜义建的喜欢过于单纯,且纯粹。

 

因为单纯,所以朴志训无法忽视;因为纯粹,所以朴志训无法面对。

 

然而这段双向的感情本来就不应该存在——无论是从性别还是血缘上来说,都是过错的存在。

 

尽管事实上他们两个人谁也没有做错什么,尤其是姜义建,明明比他大三岁,却纯粹的令人羞愧。

 

很长一段时间,朴志训看着日光与月光,在家和学校两点一线之间,都在思索自己和身边并行的这个人日后会怎么样。

 

在高一那一年里,他甚至没有开口叫姜义建‘侄子’这两个字,在他心里无法把姜义建当作自己的侄子,尽管在大人面前,姜义建还是会弯着眼睛:“小叔你来啦?”

 

所以在哪个夜晚,姜义建突然提起说要跟学校的朋友说清和他的关系的时候,朴志训没来由的慌张。

 

在他看来,告诉外人‘朴志训是姜义建的小叔这件事’,就相当于在撇清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

 

因为事实上,学校疯传‘原来朴志训和高三的姜义建有一腿’的时候,朴志训是暗喜的。

 

在学校不像在亲戚之间,要把叔侄关系放在明面上面,他可以作为‘姜义建的绯闻男友’活着,这让他觉得开心,如果可以,甚至想带着这个称号活一辈子。

 

可是那天姜义建却说要坦白——朴志训只能不咸不淡的开口,为了显得自己像是在为他考虑,内心斟酌了好一会儿,才摆出来一套说辞——居然也就轻易的说服姜义建了。

 

说服了姜义建,却没有办法说服他自己,他不得不明白,就算他再如何逃避,他们两个人的血缘和性别都不容许这段情感的存在。

 

从那个时候起,朴志训决定作为受着敬语的那一方承担起解决这段感情的人。他装作自己什么也不明白的样子,继续与姜义建并肩行走,一面对着月光羞愧自责,一面面向太阳享受这余下享受不久的情感。

 

如果时间慢点走就好了。

 

高一的朴志训每晚睡前和每天早起都如此诚挚的祈求道。

 

 

12

 

在知道姜义建决定去首尔的时候,朴志训其实是放下心来的。

 

他知道就算自己想留在釜山,父母也会安排他去首尔的,没有理由,韩国的青年都想往首尔挤。

 

但是当姜义建问他决定去哪里的时候,他却没有正面回答。

 

只是想让那两年的空白期拉的稍微长一点,让这段感情放开一段时间,两个人都冷静一下,或许两年之后都会变好。

 

可是朴志训没想到,自己对姜义建的情感意料之外的强烈。

 

那两年他一个人走两个人走过的路,一个人看两个人看的日光,一个人赏两个人看的月亮。

 

路过姜义建家门口的时候他会停步两秒钟再走,早上开门的时候想到的是姜义建的笑脸。

 

偶尔他们也会通过SNS联系,但是很少,更多的时候是他单方面看着姜义建动态一条条刷下去。

 

他知道在首尔的那个人没有自己也过的很好,看他过得这么好朴志训很开心,却不满足。

 

他强烈的,想要飞到首尔去,和那个并肩而立。

 

 

13

 

 

姜:你在谈恋爱?

 

收到讯息的时候朴志训刚从浴室里出来,看到手机屏幕亮着,姜义建的名字挂着就赶快划开了屏幕,这样一条信息就到了他眼前。

 

没来由的疲倦感和期待感席卷他,他知道姜义建一定是看到他和社团的学姐站在一起了。

 

他知道那个学姐经常在外面炫耀,但是因为社团运作他也就不想多解释些什么,但是没想到会被姜义建问到这里。

 

Jihoonhk:没有。

姜:嗯

姜:我们这边连你要结婚的传闻都出来了

Jihoonhk:你信了?

姜:没有

Jihoonhk:晚上一起出去吃吧

姜:好

 

朴志训觉得有些累了。

 

他在想自己是不是有病才会跟姜义建拖拉这么多年。

 

有些事情本来早就该结束的。

 

 

14

 

 

“朴志训。”

“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很喜欢你。”

 

“我的侄子我也喜欢你啊。”

 

“是那种,不想看你和别人结婚的喜欢。”

 

“到此为止,姜义建。”

“再近一步的话,以后就别见面了。”

 

 

15

 

 

姜义建的小叔结婚了。

 

一毕业就结了婚,姜义建没有勇气进到教堂去,他看到那个长相漂亮的男人挽起那个女人的手,证婚人为他们宣读誓言。

 

“我愿意。”

 

他听到教堂里面朴志训的声音。

 

满脑子都是那天晚上,他拉住朴志训的手,肌肤与肌肤相贴,目光与目光相对。

 

“只要你愿意,我们马上就走,谁也不知道我们的关系——我们只是,姜义建和朴志训。”

 

那个人容颜一如少年时,眼睛里流转的情绪震得姜义建不敢呼吸过重,只听到朴志训勾了勾唇角。

 

“我不愿意。”

 

 

 

16

 

 

姜义建喜欢他小叔,除了朴志训谁也不知道。

 

 

17

 

 

朴志训喜欢姜义建,谁也不知道。


评论 ( 3 )
热度 ( 36 )

© 奶味兔和他的盐甜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