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欧】了结:0-2


    
  
    
  哪里会有人喜欢孤独,不过是不喜欢失望罢了。 
    
  ——《挪威的森林》 

    
    
  
  
  00
  
  
  在戏剧之中,无论剧作家想要通过剧本表达什么样的情感:对时代的赞扬也好,对某个阶级的讽刺也罢,或者是对哪个宗教、政党的抨击也好——不论是什么样的情感,爱情总会在其中或多或少占有部分戏份,通过这个人类的最伟大的命题之一,可以透析许多东西。 
    
  我对于爱情向来有着不一样的感觉。 
    
  敬畏也好,害怕也好,恐惧也好——归根到底都只有一种结果,那就是不敢靠近。 
    
  有人说我聪明;有人说我果断;也有人说我勇敢——然而我自己心中明白,我的这些正面性格与情绪,只要在接触到‘爱情’的那一刹那,都会转化成为带刺的盔甲。 
    
  聪明化作愚钝;果断变为寡断;勇敢成了怯懦。 
    
  它们一面护着我,让我在面对情情爱爱的时候可以‘保留理智’,止步不前;一面又伤害我,让我在面对灼热的太阳,惧怕翅膀被融化,在面对低头可见的大海,惧怕翅膀被沾湿。 
    
  所以实际上,对于爱情,我持远离的态度。 
    
  我曾骂过一些人懦弱、做事畏畏缩缩,细细想起,我实际上也是这样的人,只不过我的这方面的情绪较少。然而一旦发作起来,对于自己来说就是毁灭。 
    
  总结下来,我是一个懦弱的人。 
    
    
  01
    
    
  高述看着对桌的人用手拿起了蟹壳,用牙签挑出里边儿的蟹肉过后咽下,而后拿过蟹壳的手随意的在桌布上滑擦了两下——他皱了皱眉,强撑起来一个微笑,站起来给对方递过去了一张纸巾。 
    
  “哦!谢谢你。” 
    
  金发的男人笑了笑,高述点了点头,又坐回了座位。 
    
  “能和你们公司合作真是愉快,高先生是我见过最懂戏剧的理科男。”老外用发音有些蹩脚但是很流利的中文讲话,还对他眨了眨眼睛。 
    
  高述的笑容只在嘴角勾起一点点,亏得他有一张好看的皮囊,要换到别人的脸上,这个模样就是‘皮笑肉不笑’。 
    
  “和贵公司合作才是我方的荣幸,我等下还有一些工作,所以凯文先生吃完过后我给你安排车送你回去,可以吗?” 
    
  “你这听起来像是要赶我走的意思啊。”凯文将高脚杯里余下的红酒一饮而尽,拿餐巾纸擦了擦嘴,“不过真没想到大陆企业里还能有这么优秀的人才呢——各方面都。能认识高先生,算是我来中国这半年最高兴的事。” 
    
  “这是我的荣幸。”高述站起来,和凯文握了握手。 
    
  “那有机会再见面。”凯文说完就被助理带离了包厢,高述只觉得呆在这个地方让他全身都起鸡皮疙瘩,在回车里前先在包厢里的洗手间里洗了洗手,然后拿出来随身带着的消毒液擦了擦才再戴上了他放口袋里的手套。 
    
  开门,外边是一片属于中国人的闹哄哄。 
    
  他回到中国其实才不过半个月,也只是为了跟个项目回来而已,没想到还要出来应付老外。 
    
  他小心翼翼的穿过一桌又一桌之间的缝隙,和无数个人擦肩而过,而后看见离自己两步的不远处走过来一个棕色头发的青年,脚步有些踉跄。 
    
  “诶诶,欧阳,你小心点儿,别跑啊。” 
  “我知道啊——诶我操,疼!” 
    
  他就这么撞进来了,这个动作实际上有着他们大学四年都不曾有过的亲密,可是在这一刻,高述居然觉得熟悉无比——可能是他已经在梦里或是在幻想中,虚幻的拥抱过欧阳无数遍,所以在这一刻他真切的撞到他的时候,他居然有抬手去拥抱他的冲动。 
    
  高述抑制住了,手在手套中不停的颤动,他把手收到了风衣的口袋里,然后人向后退了一步。 
    
  “啊,对不起啊……老高!?” 
    
  欧阳揉了揉额头,就看到据说还在美国的高述,此时正如魔法一样出现在他面前。 
    
  比从前要多几分成熟与生疏。 
    
  “嗯,没事吧,疼不疼?” 
    
  “还好还好……你怎么在这里啊?诶不是你不是在美国吗……” 
    
  旁边一个拿着餐盘服务员拍了拍欧阳的肩:“麻烦让一下可以吗?” 
  “啊,对不起对不起。” 
  “没关系,谢谢。” 
    
  高述自觉地给服务生让开,然后看着欧阳正发着愣,在他面前晃了晃手。 
    
  “回神了,你不是还有事要做?” 
  “哦…我要去拿酒来着。” 
  “那快去吧。”高述侧身,好留给欧阳一条过道。 
  “好……现在也不是叙旧的时间,我有时间再打电话给你吧?” 
  “嗯,我电话没变,有时间联系。” 
    
  照理说,高述说完这句话就该先走了,可是当欧阳晃晃悠悠的经过他然后走远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停下来,回头去看他的背影。 
    
  他的社交恐惧症好像好多了。 
  他的头发相比上次在美国见面要短些,大概是又剪过了。 
  他没长多高,精气神却足了很多,脸比从前相比没有那么不健康,呈现出来一种红润的白。 
    
  ——他要转头了。 
    
  高述皱了皱眉,先欧阳一步转身,迅速出了门去。 
    
  
    
  02
    
  
  他喜欢欧阳。 
    
  这个事实,他从大一下半年意识到,大二时完全消化确认,大三时犹豫不决,大四时仍旧没有放下——甚至直到现在,依然在重逢的那一刻起沉浸其中,被这种若即若离的情感支配。 
    
  自己本质上是一个懦弱胆小的人,高述心知肚明,尤其是在面对欧阳的事时,他犹豫不决,优柔寡断,从来没真正拿起过,也从来没真正放下过。 
    
  疏远的那么些年,即使常有电话联系,他也打心底认为自己差不多放下了。 
    
  可等到某个情感积蓄到爆发点的时候,他脑海里第一个出现的还是欧阳的脸。 
    
  他只是庆幸欧阳并不是多么喜欢自拍的人,所以在他的朋友圈里没有那么多自己的照片,欧阳的脸在他的脑海里会越来越淡,最后只变成一个模糊的影子。 
    
  他回来这半个月里,自己在心底也千百回的希望,可以见到欧阳一面。 
    
  最好是偶遇,在他们过往走过的哪一条路上正好相逢,打个照面,然后他再找个借口和一起走完剩下的路,最后在路口处道别,他还能看见欧阳离开的背影。 
    
  可是他没想到他们居然会那么快就遇见,不知道是上帝刻意还是实在是他心底的愿望过于强烈,命运之神眷顾了他。 
    
  可他该怎么往前呢?高述明白自己不会往前的,他知道结局如何,所以他不想尝试失败,只维持在这个平静的水面就好。 
    
    
  “喂,老高,是我,欧阳!” 
    
  “嗯。” 
    
  “什么时候一起出来玩啊?我都好久没见你了,这还是我毕业后这么些年第一次拨你大陆电话。你是不是之前也回来过就没告诉我一个啊,过分了啊,好歹也是对床……” 
    
  “我才回来几个星期而已,你是我见到的第一个大学同学。” 
    
  “哦,那还行……其实我也一样,真没想到我最先遇到的是你啊。” 
    
  “嗯,巧合。” 
    
  “过几天出来玩吧,要不要把雷总和伟哥带上……算了,我觉着你也不愿意,反正我就不愿意,不过我们俩大男人出来玩能玩什么,去电玩城吗?我年龄会不会太大了……” 
    
  “电玩城还要什么年龄,到时候可以先回一趟学校吧,我好久没去看。” 
    
  如果不能和你在哪里相遇,那就一起回去,也还不错。 
    
  “好诶,周六八点,上学走起!” 
    
  “嗯,我还有工作,先挂了,有事再联系。” 
    
  “好。” 
    
    
  白君妍:呀,高老师回国特地偶遇欧阳了? 
  Heimdallr:特地偶遇就不是偶遇了,你这几年学戏剧把语文丢了吗? 
  白君妍:高老师还真是一如既往的一针见血! 
  白君妍:昨天马老师还说要我们那两届剧社约出去吃饭呢 
  白君妍:我还说等高老师有时间回次国再聚,没想到下午就收到欧阳的短信了 
  Heimdallr:我会去的 
  白君妍:这两天汉化组都没什么事,我看欧阳游戏那边也风生水起的,要不然再把他也拉过来吧 
  Heimdallr:他又不是剧社的 
  白君妍:大家又不是不认识他…难道你是想你们俩单独…… 
  Heimdallr:少说话多做事 
  白君妍:我多嘴了 
  白君妍:到时候我去跟他说吧? 
  Heimdallr:我来 
  白君妍:也行 

    
  高述把手机放下。 
    
  房间里只开了一盏台灯,有些暗,白色光有些刺眼,把他的纸照得泛光,他伸手去关掉了。 
    
  人一旦坠入黑暗中,感官就会变得异常鲜明,大脑也会更加敏感。 
    
  就在此时此刻,高述盯着黑暗中的一点,陷入的是哄闹的饭馆,各种菜香混杂在一起形成了一种令他想呕的气味,然而就在他急忙躲避餐桌与人群的时候,看见了那个人极其自然的出现在他面前。 
    
  好像携着千万缕光一样。 
    
  
    
  嗡嗡—— 
    
  手机在黑暗中抖了一下,又震动了两下,屏幕自觉地亮起,他伸手去划开。 
    
  白君妍:我猜你还没有放下,这次你准备怎么办呢? 
  白君妍:我都在边上看你单方面拖了这么长时间了…是不是也该有个结果了啊? 
  白君妍:一场戏剧拖了太久,观众的怠倦心理也会出现,演员也会有累倒的一天,伤人伤己啊。 
  Heimdallr:我已经做好准备了。 
  白君妍:? 
  Heimdallr:没事,以后再说。 
  白君妍:……行吧,你自己看着办。 

    
  
  
  随着关闭手机的咔哒声,屏幕又暗下去了。 
    
  他已经做好放弃的准备,这个准备从情感最初的诞生就做好了,到现在已经七年了。 
    
  他随时准备着,被抛弃也好,主动离开也好,措施也准备了很多,他不想让自己陷入绝望之中,更不想破坏掉和欧阳之间的情感,就这么拖拖沓沓了七年,到了今天。 
    
  该绝望的还是要绝望的,有些念想从一开始就不应该有的,是他贪图过多,留了这个想法七年——人都说七年之痒,可他怎么还没倦呢? 
    
  高述坐在黑暗里,缓缓地眨了眨眼,四周没有光芒。 
    
  光明不曾在他周身留恋,他由黑暗返还黑暗。 
    
    
    
  TBC

评论 ( 5 )
热度 ( 44 )

© 奶味兔和他的盐甜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