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爆】幸福是会重生的 02

  

  *cp轰爆 

  *OOC/ABO/轰A爆O/普通人AU

  *前文 01
    
    
  幸福是会重生的 02
       

  

  


    
  他有着一双赤色的瞳孔,虎牙很尖,眉头皱着,嘴巴或是撇着或是猖狂的勾着。 
    
  他的每一寸肌肤都是由阿弗洛狄忒赐予他的,美丽又细致。每每我盯着他的眉眼,就会有忍不住亲吻他的冲动。 
    
  曾有人说年少的性冲动大部分是对着校园女神或者黄色杂志,或许我比较特殊,我在omega专用的医疗室见到B君的时候,萌生出来的是身为alpha的本能。 
    
  冲动、妄图占有、想要的到。 
    
  或者说,我切实的对B君产生了性欲,这句话会比较贴切。 

      


    
  爆豪胜己没想到自己会真的变成轰焦冻的主治医生。 
    
  他本来只负责初诊的,可当同事提到这个病人的分配时,他却抬了头:“我来吧。” 
    
  彼时那个同事还愣了一下,周围人都笑他从来没这么积极主动过——“毕竟爆豪君是那么怕麻烦的人啊!这个病人昨天我给他诊断的时候他态度可冷淡极了,我很怕他后续不配合呢。” 
    
  “爆豪老师可以吗?”站在一旁的助理也这样说。 
    
  “费那么多话干什么,反正我最近手头也没什么需要急症病人,既然是要后续跟进的,我现在也闲得发慌,不如就让我来咯。”爆豪胜己耸了耸肩,拿起桌子上的水杯,一边想自己的解释够不够合理,一边想自己是不是说太多了。 
    
  “嘛,本来我们这种科一般也没什么需要急症的病人啊。”助理笑了笑,把轰焦冻的病历放到了他办公桌上,“那这个病人就交给老师了哦?我看他状况一般,老师你可有的忙了。” 
    
  爆豪胜己瞥了眼自己昨天写的病历,想到轰焦冻那个临别前的微笑,顿时感觉一股火就在心底烧。 
    
  碰——! 
    
  其他办公桌的医生被突然敲桌子的爆豪吓了一跳,虽然以前也有过这种情况,但这么突然还是免不了被吓到,爆豪胜己的助理就合了掌跟其他医生道了个歉,转头想问爆豪怎么了的时候,就听到那家伙又极其恶狠狠的说:“可恶的混蛋。” 
    
    
  您在本医院的复诊时间已经定下,时间是本周六下14:20,复诊的地点是A栋5楼外激素科502室,主治医生为爆豪胜己。 
    
    
  轰焦冻来的时候穿的是和昨天同款但不同色的衬衫,牛仔裤上没有破洞,进来的时候瞧起来有些急,脸颊上还有汗滴。 
    
  爆豪胜己把助理一开始就倒好的两杯水往对面推了一杯,轰焦冻看着爆豪这个举动,顿了下然后坐到了对面——和上次相同的位置。 
    
  “你可以不用这么急——要是你再早五分钟,我会还在给上一个病人诊断。” 
    
  “嗯。”轰焦冻点了点头。 
    
  “你看起来很紧张。”爆豪扭了扭肩,尽量让自己也放松下来。做外激素科这一行,如果自己身体和心理素质不行,后续治疗也帮不了病人多少。 
    
  “还好。”轰焦冻点了点头,依旧没有抬头看他,半响过后却像想起来了什么一样,把包拿了起来,找出一张纸抽出来递给了他——这是爆豪胜己今天第一次与轰焦冻对视,明明中间还隔着个桌子,可是他不知道怎么着,居然有种想要前倾去吻他的感觉。 
    
  好在轰焦冻在下一秒就向后退了:“是心理医生的诊断病历。你之前说要看,所以我带过来了。” 
    
  “哦,行。” 
    
  爆豪胜己拿起来自己这边的那杯水,喝的时候特地抬头,没有看面前的人。 
    
  明明有22度的空调,怎么还这么热的。 
    
  喝完水拿起来诊断书,正如轰焦冻之前说的那样,这个诊断书带过来也没有什么用。 
    
  症状和他判断的一样,但是诊断结果写的却是——通过测试显示心理状态良好,无异状。建议正规医院做体格检查。 
    
  “我记得你的体格检查也是正常的?” 
    
  “是。” 
    
  很麻烦,体格检查和心理检查都没有问题,可以说是单纯的外激素病症典例了,虽然外激素病史上也有过这样找不到病原的病人,但也不过占全部的3%而已。 
    
  爆豪胜己皱了皱眉:“这样,从脱敏治疗开始吧。你有爱人吗?” 
    
  糟糕——说出来这话的时候爆豪不自觉感觉有些尴尬,但轰焦冻状态自如的摇了摇头——也是,都过多久了。 
    
  “等下你去拿着病历单领几个脱敏贴,但是光是药物脱敏会很困难。你这种状态,我还是建议你找亲近的beta或者omega进行脱敏治疗,可以从牵手开始。” 
    
  “不能只药物治疗吗?” 
    
  “……轰焦冻,我真是搞不懂你,你究竟想不想治好这个病?”把眼镜摘下来往桌子上甩,爆豪胜己拧紧了眉头,“如果你不想积极治疗还来医院干什么?” 
    
  “……我会积极配合治疗的。” 
    
  “喏,单子拿着吧,记得药开一瓶就行了,先慢慢来。” 
    
  “好。” 
    
  第二次走,依旧是爆豪胜己看着轰焦冻站起来,他面前的那杯茶还是没被动过。 
    
  不知道自己内心出于什么意图,爆豪开口问他:“你电话换了吗?” 
    
  “没。”轰焦冻摇了摇头,“那我先走了,之后再见。” 
    
  回忆起轰焦冻的手机号并不是什么困难事——不如说他从未忘记过。给他发短信的时候爆豪斟酌了一下,最后觉得自己实在是没什么矫情的必要,就直接发出去自己最后的修改结果。 
    
  爆豪:我是爆豪。新号码,保存一下吧。 
  轰:存好了。 
  轰:冒昧的问一下,爆豪医生有alpha吗? 
    
  收到这条短信爆豪胜己把刚拿起来的茶杯放回了桌子上,一瞬间脑子里面闪过N种爆炸性想法,手指也迅速的在屏幕上边滑动。 
    
  爆豪:没 
  轰:这样,那明天能在阿波罗碰个面吗?我有一些事情想再跟你坦白。 
  爆豪:直接说不行吗?你什么时候这么婆婆妈妈了。 
  轰:可以是可以,只是会觉得难为情而已。 
  爆豪:…那行吧,明天我一整天都有空。 
  轰:那就下午2点见。 
  爆豪:可以 
    
  将手机往桌子上一扔,爆豪胜己后仰,整个人靠着椅背几乎要陷进去。 

    
  “爆豪老师这么累吗?我看刚刚聊的时间还蛮短的。” 
    
  助理把轰焦冻的那杯茶倒掉过后,又给爆豪胜己换了一杯新的茶。 
    
  爆豪一边把空调下调了几度,一边问:“喂,前男友约你单独出去你会怎么办啊?” 
    
  “这个当然我一般都是回绝的……诶等等,爆豪老师居然有交往过吗?” 
    
  “关你屁事啊。” 
    
  “哎呀,只是真没想到平时看起来这么凶巴巴的omega也能有alpha喜爱呢…难道是种族天赋吗?” 
    
  “再多说一句就把你脑子拧下来!” 
    
  “人家也只是八卦一下而已啦!老师还是别想什么前男友了,顺其自然吧,快准备准备下一个病人要来了哦。” 
    
  顺其自然吗? 
    
  爆豪胜己看着刚被自己放进书架上的文件夹,外壳上面还是用水性笔写的‘轰焦冻’三个字。 
    
  顺其自然吧。

 

   

  事实上,我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继续诊断。 
    
  本来不应该的,我在一周前去见我的高中同学兼心理医生时,就已经跟她说过自己不会再继续治疗了,所以心理医生这边的治疗也可以作结束了。 
    
  “你不是去了医院治疗吗?怎么这么突然……” 
    
  “我见到了他。” 
    
  我的心理医生疑惑了半秒钟,而后在看见我递给她的病历单时一瞬间明白了。 
    
  “只是因为这样就不继续治疗的话,是不是你懦弱的表现呢?”这个原因她显然可以理解,却不能被说服,所以才会这样说。 
    
  我想了想,回答她:“或许吧。可事实上是,我自己从一开始对治疗就没什么特别的需求,只是想‘知道自己得了这个病’,就可以了。非要说的话,后续治疗其实是父亲强烈建议的——他不想我作为家里唯一一个alpha却不能和oemga结合,为家族诞下优秀的子嗣——大约是这样吧。” 
    
  “所以在遇见他之后,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是不是不治疗更好呢?’是这样吗?” 
    
  她递给我了一个茶杯,我接过来,不知道怎么的就想到了去B君那接受初诊的时候,面前用塑料杯装着的茶。 
    
  她摇了摇头,又叹了口气,才再度开口:“我觉得你应该继续。或许也可以趁这个机会真正的直面与他的事情。” 
    
  “真正的直面?” 
    
  她点了点头,极优雅的喝了一口那杯听说是从中国云南运来的茶:“是的。我去询问了我的导师,他说,‘有些人看起来已经坦然,但实际上这件事情并未得到真正的解决,他理解这整件事情,甚至可以坦然的给出面对这件事情的正确答案,可实际上,他并不是如他说的那样完全解决了事情’。” 
    
  “我想,这是不是就是轰君你的状态呢?” 
    
  “看起来已经完全坦然面对和他分开这件事情。可实际上,在你内心某个深处,还是极其的在乎他,在乎到认为除了他之外其他人——其他beta和omega都不可以接近你,理解你。” 
    
  “所以才会,除了他的信息素以外,全部抵触。甚至肢体接触也开始厌恶。” 
    
  我被她一大段一大段的话说的有些愣,一瞬间脑子里面有无数个电视机,播放的全部都B君离开我时的画面。 
    
  “是这样的吗?” 
  “看你这个反应,我想是的。我希望你不要在随波逐流顺其自然了。如果可以的话,应该奋起直追才对——你果然还是喜欢他的啊。” 
    
  该奋起直追吗? 
    
    
  从诊所里出来的时候,外头下了雨。 
    
  我把太阳伞撑起来遮雨,一边走,一边想到了和B君初见时的那双眼睛,回忆里面我们两个还都穿着校服,他没有打伞,衣襟湿透了,站在车站下边。 
    
  “你好——”我去跟他搭话。 
    
  他挑了挑眉,向后退一步,险些被沿着屋檐下落的雨给淋湿——是我未征得他同意,向前跨了一大步,把他融进了我的伞下。 
    
  “我是轰,只是想——” 
    
  只是想做什么?明明只是第一次见面而已,能想什么呢? 
    
  我张了张嘴,后半句实在是说不出来,就哑在了喉咙里。 
    
  他似乎并不介意我那没说完的后半句,居然回应了我:“我是爆豪——” 
    
  比我厉害的是,他说出了后半句:“现在很想揍你。” 
    
  就在那个氛围下,他说着这么不礼貌的话时,我第一个反应,居然是想笑。 
    
  时至今日再想起来,我还是忍不住想笑。但想到之后我与他发生的种种甜蜜与苦涩,以及那并不怎么好的结局,与之而生的便是窒息的感觉——那种仿佛我又闻到了哪个omega的信息素,恶心得自己不自觉屏住了呼吸,结果却因为用力过度而窒息了的感觉。 

  
  医院方面的短信进到手机里的时候雨刚停,划开屏幕看到那个由‘来自XX医院的温馨提示’开头的短信时,我还以为是垃圾短信,点开来才看见是通知后续诊断的——
    
  我的主治医生是B君。 
    
  我突然想到了心理医生的话。 
    
  “你还在思念他。” 
  “你从来都没有忘记他。” 
  “你从未真正的坦然。” 
  “你该奋起直追。” 
    
  是的,或许我确实不该浪费命运给的这次机会。 
    
  我该奋起直追——也许这就是我选择继续诊断的理由。

  

 

 

---------

字打了很多写得很长,但是文章里废话说了好多。虽然才写两章,可人物其实到这里已经很我流(=ooc)了。对轰的视角其实不怎么满意,有时间再删减…!

最后感谢阅读

评论 ( 7 )
热度 ( 180 )
  1. 斯巴拉西奶味兔和他的盐甜桃 转载了此文字

© 奶味兔和他的盐甜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