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爆】幸福是会重生的 01

  

  *cp轰爆 
  *OOC/ABO/轰A爆O/普通人AU
    
    
  幸福是会重生的 01
       

  

  

  我在淅淅沥沥的雨天遇见他。 
    
  他兼具富有朝气的少年眼眸与锋利的眼神,透过层层雨幕所叠加成的帘,他的目光到达我的眼底。 
    
  事实上,我并不确定他是不是在看我。 
    
  但我可以肯定的是,我正在非常仔细的在雨中分辨他的面孔,妄图将他同自己脑海中几张不清晰的人像叠加起来,意料之中的没能成功。 
    
  那样坚硬的神情是我们这个年纪的人所少有的,如果我曾在哪里见过他,一定不会忘记。 
    
  我想了想,试着穿过马路走到了他面前——我看着他皱了皱眉头,似乎对我有所提防,这倒是我们这个年纪常有的防备。 
    
  “你好——” 我说道。
    
  这就是我和B君认识的起源。     

  

 

  
  

  

  “下一个。” 
    
  爆豪胜己接过助手递来的病人资料,本打算直接翻过毫无意义的第一面,却在碰巧瞟见姓名那一栏的时候愣了一下。 
    
  与此同时,门边传来了敲门声和一个清冷冷的、语气却极其礼貌的男声:“你好?我可以进来…吗?” 
    
  爆豪胜己颇为僵硬的抬起头,就看见门口那个人的表情像是从冰雪化为融水,瞳色不一的眼里出现了些许触动,嘴唇不自然的抿起、张开,又合上。 
    
  这个时候本该有一句好久不见的,爆豪胜己想。 
    
  “姓名,轰焦冻——?” 
  “是。” 
  “性别,alpha?” 
  “嗯。” 
  “病症是…信息素厌恶?” 
  “……是的。” 
  “讲一下具体状况吧。” 
    
  爆豪胜己皱着眉头把病历表合上,显然这个他的旧相识的病是特殊疾病,没办法光靠病历上边三言两语解决。 
    
  “是。”轰焦冻点点头,“主要是和alpha信息素正常不合,也没有办法和omega交往,和beta勉强可以相处,但不能进行亲密动作——” 
    
  “亲密动作?牵手、亲吻、做爱,哪个程度的不行?” 
    
  “牵手。” 
    
  爆豪胜己在病历表上面写症状的手倏地一顿:“肢体接触就这么排挤吗?挤公交的时候呢?” 
    
  “一般不坐——我有车。” 
    
  侧面炫富吗,这混蛋。 
    
  爆豪胜己抿了抿嘴,又继续问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一年——准确来说是一年半前,但是我是一年前才意识到的。” 
    
  爆豪医生记录的手又是一顿——一年半,那是他彻底和轰焦冻断绝来往的时候。 
    
  “信息素厌恶有很多种可能,你的症状比普通的还要严重很多,不知道你这种敏感的人怎么会过半年才意识到——之前有去别的医院就诊吗?”      
    
  “有的。”轰焦冻低头从包里边拿出来了两张平整的,一看就被妥善保管的病历表放在了桌子上,爆豪胜己留意到他指尖又出了细小的口子——冬天的时候轰焦冻的手上总会起莫名其妙的口子,想来是又忘记擦膏药了。 
   
  没有出声提醒,只接过了病历表,他却越往下看眉头皱得越紧。  
    
  “这算是什么狗屁诊断啊混蛋!”  
  
  “老师冷静——!”门外的助手听到声音后赶紧推门进来,带有歉意的向轰焦冻点点头,显然是对这种状况习惯了,先往爆豪胜己手里塞茶杯,再拍了拍肩膀让他顺顺气,可爆豪却并不领情,刚接过杯子就又狠狠的放到桌子上,发出‘哐’得声响,里边的茶水还被晃出来了些许,好在病历表一早被轰焦冻拉远了一点,避免了需要被烘干的过程。 
    
  “什么叫做‘普通厌恶程度药物治疗即可’,连心理疾病都没有作讨论吗,你在哪家垃圾医院初诊的啊?” 
    
  助手刚推门出去爆豪胜己就恶狠狠的瞪了眼轰焦冻,却看见他错愕的神情——哦,他们俩已经不是那么随意的关系了来着,现在的轰焦冻只是患者而已。 
    
  意识到这点的爆豪把头低下了,为了掩饰尴尬而清了清嗓子:“你这种情况算是对他人信息素应激状态里严重的一种了,和心理状况可能有一定关系,建议你…呃,你有没有找心理医生?” 
    
  “我刚想说,有的。”那个人你可能还认识,轰焦冻想。 
    
  “心理医生给你留的病历你有带吗?”那杯早就凉了还被泼出来了一点点的茶总算被爆豪拿了起来,一口灌进极为畅快的样子,和以前体育课完了后喝矿泉水的样子一模一样。 
    
  “没……但是带过来也没什么用吧。” 
    
  轰焦冻犹犹豫豫的加上后半句话,才看见爆豪胜己那双被隐在镜片下边的眼睛里涌上了情绪,眉头再次皱紧。 
    
  “我的医生——你认识的,是八百万。她说我的心理状况看起来很理想,对有可能造成应激反应的事情其实态度很坦然,毫不回避,并且完全坦白——懂什么意思吧?意思就是我对这件事情本身并没有什么特殊反应。” 
    
  “这件事——”爆豪胜己把新的病历表递给轰焦冻,“具体指的是哪件事?” 
    
  轰焦冻接过病历表的手顿了一下,而后顺顺当当的把病历表攥到手里后,才再次直视爆豪。 
    
  一年来他没怎么变过,还是容易发怒,但是长相依旧好看,发怒的样子也很可爱,毫无意外的从优秀的应届生成为了一个很好的医生,对待前男友的样子也没有失态十分完美。 
    
  “是关于你离开我的事。” 
    
  轰焦冻想仔细观察一下爆豪的表情,可得到的却也只是一个乏味的抿唇而已。觉得没什么意思,把病历表整理好收进包里后他点了点头道谢:“那,我先告辞了。” 
    
  转身手落在门把手上的时候听见爆豪胜己手指敲桌子的声音:“你…还住在之前的公寓吗?” 
    
  轰焦冻站在门口回头,看见爆豪胜己一下子从椅子上站起来,声音有些着急的解释道:“我可不是有什么别的意思,只不过是这么久不见叙叙旧而已——” 
    
  “我还住在那里。”轰打断了他的话,“随时欢迎你去作客。” 
    
  他留了个微笑就离开了,瞧起来和刚才推门而入冷冰冰的样子截然不同,可给人的感觉却更要疏离。 
    
  爆豪胜己看着桌子对面被拉开的椅子和桌子上放着的两个塑料杯——另一个塑料杯完全没被动过,茶水还是满的。 
   
  他一个人静了两秒,伸手去把那杯茶端起来喝了,忘记了还要叫下一个病人进来。 
   
  

   

  眼镜和他很配。

   

  我依稀记得,B君以前就说过他有些近视,但他讨厌隔着镜片去看世界。

   

  他讨厌任何束缚。

   

  可这样的B君,阔别一年过半再见他却还是向近视认了输,真是不可思议——生活原来真的可以把人磨得不同。

  

  更让我惊讶的是,与B君再见后我发现,自己还是很喜欢他。

  

  甚至比曾经要加倍喜欢。

  
评论 ( 14 )
热度 ( 229 )

© 奶味兔和他的盐甜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