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及岩]眼镜

  眼镜 
   
  CP:及川徹&岩泉一 (《排球少年》)
  TIPS:ooc/一章完 
  
   
  
  及川徹有三副眼镜。 
  
  在用的有两副。一副是有度数的,近视度数不高,但是戴上后世界还是会清晰一点,在看其他队伍的比赛时非常有用,也有助于他集中精力去反复看那些比赛的碟片;另外一副则是无度数的,一般用来伪装和作装饰品,可能是打排球的原因,他不怎么习惯去依赖有低度数的眼镜,但偶尔戴戴眼镜改善外表也不赖,于是就买下了另一副框架好看的无度数眼镜——嘛,用小岩的话来讲,大概就是:“这家伙就喜欢装潮”。 
  
  还有一副眼镜他不怎么戴,被妥善的放在一个有些旧旧的但是干净的眼镜盒里,那是他第一副眼镜,六年级的时候被小岩硬拉着去配的——那段时间他打游戏打得有些没节制,结果就是在一次排球比赛的时候发球失误N次,传球一会儿低的离谱一会儿又高的离谱。 
  
  为了不让岩泉一察觉,及川徹撒了谎:“我不知道为什么看东西总是有些糊——今天状态不太好吧。” 
  
  起初岩泉一只是警告了及川徹“你可别是熬夜打游戏了”后就此作罢,到后面却发现这家伙一天比一天状态差——最后岩泉一开始怀疑这家伙一夜之间变成了高度近视。 
  
  等被小岩拉着站到了眼镜店面前的时候,及川徹才意识到了自己状态差到什么程度,却也不得不心虚的接受了岩泉一拿他一个月的零花钱给自己配了眼镜,而后回到家再不想碰电脑一下——撒了谎,还让小岩破费了,简直就像在外出轨回家撒谎的丈夫一样——六年级的及川大王倒没觉得自己的比喻有什么错,只是怀着对自己厌恶心情这样想着,及川徹也就纠正了作息,又投入了对排球新一轮的热爱…… 
  
  ——又或者说,是对“与小岩一起打排球”这件事的热爱。 
  
  坦白来讲,如果在及川徹心里,有谁能和排球在同一水平线上,那非岩泉一莫属——是从小到大一起打排球的玩伴,有着超乎寻常的信赖关系,更是最合拍的搭档,他打心底“爱”着岩泉一,就像爱着排球一样。 
  
  不过,也因为‘排球地位太高’,这个很有桃花运的及川徹总是被女朋友甩。 
  
  
  “及川,你究竟是喜欢我还是喜欢排球?” 
  “徹君,你有剩余时间打排球就没剩余时间陪一下我嘛?” 
  “及川真是太不解风情了——我和排球到底哪个重要!” 
   
  
  说来说去最后也就归结到这么几个问题上去,最后连及川徹自己也听腻了。再后来高三又顺理成章的与隔壁班的班花有了一段连都只有过一次约会的恋爱,当然,最后分手了。 
  
  只是这一次分手有一点点不同,那个班花很聪明,笑起来像只狡猾的狐狸,说出来的话也十分一针见血——至少是正中及川本人的心口。 
   
  
  她说:“我算是理解及川君为什么受欢迎却总被甩了——其实这也并不能怪排球吧,即使是非常喜爱的运动,我也可以钻进你不打排球剩余的一点点时间缝隙里,约会啊恋爱呀什么的。” 
  
  “可是呀,及川君,你和岩泉君总是形影不离的呢!虽然你瞧起来挺会照顾人的,但其实冬天连杯热饮都不会给女孩子买呢,可你却不会忘记要关照岩泉同学,我可是听过你让感冒的岩泉同学多穿衣服的哦?” 
  
  “这一点可有些伤害了我,总让我觉得我这个恋人做的不太合格,又叫我生出错觉——是不是在和你谈恋爱的并不是我而你是岩泉同学呢?虽然不管在谁看来都是你这个恋人做的不合格,但又或许是因为我没有留住你的理由呢?” 
  
  “但我想,如果是岩泉同学的话,大概就不会费尽心思的去找理由吧?毕竟,打排球的时候也好,不打排球的时候也好,你总是在他身边呢。” 
    
  “及川同学你,是不是比起跟我谈恋爱,更想一直黏着岩泉同学呢——你懂我想说什么吧?” 
   
  
  被女孩子一顿有理有据的礼貌数落,及川徹却连反驳都思考不及,等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个班花已经走远了,只留下一个长发飘飘的背影。可留在原地的他依然没觉得自己哪里做的不对,毕竟是打心底的认为恋爱不能与排球等同,也打心底认为自己与小岩的羁绊能够与排球在同一地位——六人强则强,没有和小岩的羁绊,六人强的第一步就没有了呀。 
    
  可是,真的只是羁绊而已吗? 
    
  还是正如那个班花想要说的——比起和那些女孩子们恋爱,他更打心底的喜欢小岩? 
    
  现在的及川徹,盯着壁柜里面那个眼镜盒,蹭地站起来跑到玄关,换了运动鞋后吼了声“我出去找一下小岩——”就跑出去了。 
    
  坐在客厅里的及川爸妈对视一眼。 
    
  “这孩子急躁躁的是怎么了?” 
  “谁知道,大概是又去找小岩玩吧,他总喜欢黏着那孩子不是。” 
  “这么听着,怎么觉着小岩那么像儿媳妇呀?” 
  “孩子他妈,可别乱说了。” 
    
  
    
    
  正如班花所说,及川徹虽然会忘记给女孩子买热饮,但总不会忘记给岩泉一带热饮。 
    
  然而他提着热柠檬茶去了岩泉家,却被告知小岩刚被同年级的女孩子叫出去。及川徹觉得自己有些生气——那家伙不是总只能吸引男人吗?倒不是说是同性的表白什么的,但青叶城西之前做的男子汉排行榜第一可不就是岩泉一,并且其中百分之七十九的票数都是男性的。 
    
  这家伙什么时候有关系好到能假期过来找的女孩子了? 
    
  及川徹觉得自己失策了,气恼的挠了挠头,一路闲逛到附近的公园,也没能偶遇到岩泉一,最后认命的坐在长椅上,把自己那杯柠檬茶的最后一口喝完,叹了口气。 
    
  呼出来的气凝结成白雾,蒙了一部分到眼镜上——他一不留神就把那个本该放在壁柜里的眼镜带出来了,眼镜框上的漆掉了一点,度数也不是很适合了,但依旧固执的架在鼻梁上。 
    
  “喔,垃圾川,你怎么在这里?” 
    
  是小岩。 
    
  及川徹看着像魔法一样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岩泉一,把眼镜摘下来揉了下眼睛,又重新看了一遍,才确认自己不是幻视。 
    
  “小岩……” 
    
  “咦,你怎么戴了这一副眼睛?” 
    
  岩泉一把注意力放在了那个眼镜上,顺手接过来了及川徹递来的柠檬茶,喝了一口空气——杯子是空的。 
    
  “人渣川啊你——” 
    
  岩泉一把空饮料瓶往那个不知道在发什么呆的人的头上一砸,及川徹这才回过神来,又用双手奉上了那杯原本给小岩的柠檬茶,拿着自己的空柠檬茶杯子讷讷的走到垃圾箱旁边扔了。 
    
  刚刚,小岩好像喝到他的口水了。 
    
  及川徹这么想着,感觉有些脸红——明明以前也对口喝过水,但心跳这么快还是第一次,就像恋爱一样——准确来说,连之前恋爱的时候都没有过这种感觉。 
    
  “找我干什么啊?”岩泉一打开杯盖确认里头有水过后才再拆开吸管插进去喝了口——还是温的。 
    
  及川徹挠了挠头,他其实也没想好找小岩做什么,其实多数时候他找小岩都是来打排球,可他出门太急也没带排球,出门前也光是在胡思乱想,只是突然想到那么个可能性,就想着跑出来见一下小岩,确认那个可能性。 
    
  “我也不知道——小岩好痛啊,老打头的话会脑震荡的吧。” 
    
  及川徹做出一副要哭的表情,跟上了转身就要走掉的岩泉一。 
    
  “刚刚啊,我去你家里找你,说是小岩被女生叫走了,我还在想我是不是要被小岩抛弃了呢。” 
    
  “哈?什么抛弃不抛弃的。”岩泉一皱了皱眉头,一记眼刀横过去,却发现人渣川并没有笑,也没有看着他,只是仰头盯着天空的某处,好一会儿才再低下头,又看着地上不知道哪出,最后停下了脚步。 
    
  岩泉一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跟着及川徹停了下来,掌心的柠檬茶还隔着杯子散着暖意。 
    
  “如果小岩有女朋友的话——我会很伤心的吧。” 
    
  及川徹原本只是喃喃着,随即却又抬头,将目光定在了岩泉一的脸上——小岩罕见的没有在他不知所云的时候对他摆出臭面孔的,而是平和的看着他,就像在球场上说“我相信你”的时候一样。 
    
  “如果说,我是说如果说哦,如果我现在就要和一个女生在一起的话,小岩会不会难过呢?” 
    
  “你已经这么做很多次了啊。”这次换成了岩泉一扭头,看着公园积了雪的树枝,“你还真的是个人渣,我只是被女生叫出去了一下而已好吧,你交往那么多个女朋友我可没说过什么。” 
    
  “对不起小岩——” 
    
  岩泉一心里跳了一下,是被这猝不及防的道歉给惊得。他转头就看见及川徹的脸有些红,结结巴巴的想要说什么,最后却变成了把眼镜摘下来放兜里,然后才又跟岩泉对视。 
    
  “我,可能非常喜欢小岩,是那种——”话到这里的时候变成嘟嘟囔囔的蚊子叫,却不妨碍岩泉一听清楚—— 
    
  垃圾川眨了眨眼睛,浅棕色的瞳孔里面像是有什么光亮:“是那种,想要和小岩交往的喜欢。” 
   
  岩泉一觉得那被原本在舌根发涩的柠檬茶突然有些发甜。
    
    
    
  就像及川的妈妈想不到自己会一语成谶一样,及川徹本人也没有想到,顶天立地男子汉、青叶城西排球部的王牌、总把自己拉出崩溃边缘的幼驯染岩泉一,居然就在刹那间抗压力降到了负值。 
   
  被自己传染了结巴的小岩从“你在说什么乱七八糟的”说到“你是大混蛋吧”,最后冷静下来,还靠的是及川自己强硬掰着岩泉的肩膀,让他和自己对视。 
    
  最后岩泉做了组深呼吸,及川看见那家伙的脸颊居然有些发红。 
  
  “你这家伙——可别再让我发现你朝三暮四的样子啊。” 
    
  小岩的声音也变成蚊子叫了,及川徹想。 
    
  等等——这就是,告白了吧——只有恋人才能制止一个人朝三暮四呀。
   
  “小岩也喜欢我的对吧——”及川徹高兴的心脏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了。 
   
  
    
  岩泉一觉得自己脸有些发烫,可他被垃圾及川抱在怀里没办法逃走,脑子里面转动着的好几串话,诸如“怎么就答应了”或“怎么能答应啊”又或“这下完蛋了”之类的。 
    
  可最后被及川松开时,看着他亮晶晶的瞳孔,没辙的低了头。 
    
  他果然是喜欢及川徹的。 
    
  从哪个瞬间,看见及川徹戴着自己送的眼镜和某个女生站在一起笑着交谈时,岩泉一意识到自己心底产生出来不自然的、不应该的厌恶感——或是嫉妒感时,他就开始明白了。 
    
  自己是不是对混蛋及川有着不太好的情感? 
    
  好在这份‘不太好的情感’及川徹也拥有着,双重否定变成了肯定。 
    
  岩泉一低头看着自己被及川紧紧包住的手,反手握住了及川徹的掌心。 
    
  “我也,很喜欢及川你——和你的情感,是一样的。” 
    
  是一样的,想要交往的情感。 
   
   
  END

评论 ( 2 )
热度 ( 82 )

© 奶味兔和他的盐甜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