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嘉]往生间彷徨

  
    
  CP:瑞x嘉 
  TIPS:大概是娱乐圈paro的番外,复健一下,憋了好久才憋出来,大概是复健失败了。 
    
    
    
  三月份,回南天。 
    
  风很大,从左耳灌到右耳,钻进衣袖,卷走格瑞身体的温度。 
    
  他抱了抱手臂,肌肤不自觉的颤了颤,神色稍有疲惫。 
    
  他已经连着拍了两天入水的戏了。公司说只要他把这部戏拍好了,他一定能爆红——这部戏的阵容的确很好,导演是曾获过国内三金的老牌导演,跟他对戏的其他演员都是尚有资质的老牌演员,只有他一个被公司插进来,连小鲜肉都算不上的青年演员,平时除了多弯腰请教,演戏的时候尽力去做,在拍摄时间外他总觉得抬不起头——那是他的傲气在作祟,他不接受这样一个走后门进组的自己。 
    
  但他早已明白圈里面的规则——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如果他不接受这个机会,后头有成千上万个比他有能力的人在等待。 
    
  所以他抓住了机会。 
    
  然而疲惫不可免,他从剧组聚会里偷跑出来,从前他就是个没露过什么脸的路人甲,所以也不怎么担心被曝光,何况他也不做什么奇怪的事,只是想到处走走,权当放松。 
    
  就这样,在prince高声唱着:“purple rain—purple rain——”*的时候,他走进了那一家营业中的音像店。 
    
  这家店的店长显然偏重七八十年代的美国摇滚乐,格瑞走了两个主专区都是给旧唱片的,包括店里放了三首歌都是偏时代感的。然而格瑞却在走到第三个专区的时候看到了一幅大面积的海报,印在上头的金发少年敛着眉眼,不笑不怒,但有着一种气场,是与格瑞所熟悉的样子截然不同。 
    
  似是被那双鎏金瞳孔盯着出了神,格瑞竟伸手倾身去抚了抚,指尖一横一竖描着那精致的五官。 
    
  Godrose——上帝留在人世的玫瑰。 
    
  海报上名字的释义仍旧与从前相同,格瑞在嘴里反复念了几遍,有些陌生,又很熟悉。那个名字现在于他而言只是放在海报上的四个汉字七个字母,即便再接近一点也不过是手机里躺着的、EX的联系方式——它本来早该被删去的。 

  
  只是格瑞留念跟嘉德罗斯在一起的那两年,所以迟迟没有动。 
    
  为什么留念,格瑞也搞不清楚。只是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想念,尤其是当嘉德罗斯的海报遍布整个世界的时候,他再听到嘉德罗斯的名字是“Explosions的天才主唱”时,他最为想念那个旧时只会倒在他肩膀上打盹的嘉德罗斯。 
    
  可是时间不会等人,它一直在前进;嘉德罗斯也不会等人,他一直在向上。 
    
  只有格瑞,一直把有思想的自己囚在过去,那个有嘉德罗斯的过去。 
    
    
    
    
    
  裤兜里的手机震动起来的时候,他的手还放在嘉德罗斯脸上的那颗星星上,店里面的音乐不知道什么时候换成了Explosions的新曲——《往生间彷徨》。 
    
  他将助理的电话按掉后发了定位过去,就错过了曲子的高潮部分,只剩下最后几秒的结尾了。 
    
  “过往皆浮生…只有你——只有你——” 
    
  嘉德罗斯故意以沙哑的音色结尾,像是一把小勾子,勾走了格瑞的魂。 
    
  他看着展台上的专辑,专辑封面上那棵菩提树像是汲取了天地精华,明明是隔着相机和专辑的外壳,后期还填上了深灰色的滤镜,格瑞却觉得它生长的极其柔软,它有那么种温和的气质。像是最柔软的外壳,包裹住嘉德罗斯最锋利的棱角,只留下他刚柔兼具的嗓音,在人间飘荡。 
    
  店里的音乐又换回了最初的purple rain,他在prince嘶吼着唱到"Honey I know I know I know times are changing"时将那个印了菩提树的专辑付了款。 
    
  他裹紧外套出了音像店,把专辑像什么宝贝一样揣在怀里,脚踩潮湿的地面,风再灌进袖口时,肌肤也不再发颤了。 
    
  助理开车来接格瑞的时候就看见他们老板叮嘱要好生照看的人,在刮风天里怀揣着当红Explosions的专辑,感叹着Explosions的火爆程度后下车。小助理赶忙把人请上车来,又递过去一杯咖啡,看见格瑞拿着那个专辑不好捧着咖啡暖手的时候,善解人意的开了口。 
    
  “瑞哥,把专辑拆了在车里放来听听吧?” 
    
  格瑞却摇了头:“不用了。” 
    
  他已经听过了,很多遍,都是梦里的声音。 
    
    
  格瑞不愿意随随便便把专辑拆开来,可他短时间里都要泡在剧组里,比起仪式感,他更加想真切的用耳朵去听嘉德罗斯的嗓音,去看嘉德罗斯的面容,所以不得不向现实低头,将专辑拆了放进了酒店的光驱里。 
    
  屏幕反应了一下后闪出画面,先出现的是嘉德罗斯冰冷冷的眉眼,随后闪到了身后蒙特祖玛和雷德的墨镜。画面跳转,变成了嘉德罗斯一个人在人群里面穿梭,从车站到大街上,配着一段嘉德罗斯自己的独白,说的是粤语。 
    
  格瑞不大懂粤语,却仍旧坚持着重复听了很多遍,靠着语感和以前嘉德罗斯教给他粤语的记忆,最后完整明白嘉德罗斯说了什么的时候,竟然觉得胸口有些发闷,好像他要再软弱一点,眼泪就会掉下来。 
    
    
    
    
  “我走了很多年,遇到了很多人,忘记了很多人,也记得很多人。其中有些特别的人,是我要放在心上好好收藏的,彷徨的时候就可以顺着他们的光寻到回家的路。可是不知道是不是我没有藏好,我原本藏在心里最深处的那个人被我弄不见了。” 
    
  “也不知道是他彷徨还是我彷徨,现在我也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purple rain-prince
    
  Honey I know I know I know times are changing:亲爱的我知道已时过境迁 
    
  有一点点隐喻故事里格瑞的想法吧。

评论 ( 7 )
热度 ( 192 )

© 奶味兔和他的盐甜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