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嘉]逆水行舟 07 (上)

  逆水行舟 终章

  **cp瑞嘉 年龄操作 ooc有
    
  07:十八岁与二十五岁 
    
  诚实的生活方式其实是按照自己身体的意愿行事,饿的时候才吃饭,爱的时候不必撒谎。 
  ——《霍乱时期的爱情》 
    
  嘉德罗斯喝了口茶,茶香自口中深入胃里,有些温暖。 
    
  他清清嗓子,为故事做了个结尾:“然后他回答说:“不。”,我问他:“一点也不?”,他点了点头。” 
    
  “再然后呢!”底下已经有哄闹声,学生们想问个究竟——对于老师的八卦故事他们总是如此上心,更迫不及待的听老师讲自己的初恋。嘉德罗斯算算这个星期剩下的课其实不够学完这个课时——他可花了两节课来讲自己以前的事了,所以想尽快的结束这些废话,想着搪塞过去就行。 
    
  “没有后来。”嘉德罗斯扭了扭脖子,看见还有三分钟就要下课,才又补充了句,“他上个月结婚了,过的很幸福。” 
    
  “天哪……” 
  “真的假的!” 
  “对象会有老师好看吗!” 
  “渣男!”“就是,不要脸!” 
    
  混了个助教的雷德来给嘉德罗斯换了杯茶,听见嘉德罗斯这样说的时候换茶杯的手顿了一下,然后不合时宜的接了句:“咦,老大你不也是上个月结的婚吗?” 
    
  声音不大不小,刚巧整间教室都听得见。 
    
  所有人都静默两秒,随后爆发出更狂热的讨论声。 
    
  “原来如此!” 
  “什么什么?” 
  “我赌他们在一起了!” 
    
  终于有一两个胆大的人吼了句:“老师是和那个人结婚了对吧?” 
    
  嘉德罗斯差点想把雷德暴揍一顿。 
    
  “好吧,安静。如果接下来的自习课让给我来上我就把事儿说完。” 
    
  
    
  事实上,嘉德罗斯给他们阐述的结尾并没有错,只是有些断章取义罢了。 
    
  彼时他望着格瑞那双有些透透的,像是紫色的鸡尾酒在昏黄的光下显得意外的香醇。 
    
  他在一片寂静声中终于开口:“不,嘉德罗斯,一点也不。” 
    
  “真的一点也不?”他不死心。 
    
  他再往前的五六年,格瑞一百次拒绝他,他都没有死过心。所以即便格瑞再怎样否定,再怎样贬低,再怎样拒绝,他都会坚持——已经做了五六年的事情了,就这么放弃不是很亏? 
    
  和想象之中相同,和往前几年的告白结果一样,那个人斩钉截铁的说:“不。” 
    
  嘉德罗斯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过,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格瑞已经将他推出房门,他站在客厅里像是站在零下十几度的冰天雪地里,周身都泛着冷,只有格瑞刚给他披得大衣还带着些暖意。 
    
  他打着冷颤走回房间,原本平静如水的心情在触碰黑暗的那一刹那沉入海底。 
    
  眼睛酸痛,热泪流出来变冷,滑落到唇上冰冰凉凉,带着咸涩的味道,从舌尖苦到心里。 
    
  虽然嘉德罗斯反复告诉自己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是阔别许久再次见面,得到的依然是拒绝的答案,让他太阳穴止不住的跳。 
    
  有一个声音在脑海里催促着,干脆放弃好了——他想努力堵住耳朵,可是那个声音一直游荡不去,震得他脑子一抽一抽的疼。 
    
  他向来不是一个矫情的人,今天不知道为什么,情感的感染意外的强。 
    
  可能是因为太冷了吧——嘉德罗斯看见哈出的气在空气中凝成水,这样想得时候昏昏沉沉的倒在被褥上。 
    
  
    
  他梦见那个疯女人,大喊的说格瑞爱得是他,他在梦里揍了那个女人,大吼说你知道个屁。 
    
  他梦见十六岁的夏天,格瑞应酬完回来走进房门时关门声很大,他甩在客厅桌子上的那一把钱被他拿去买烟,抽起来呛呛得,后来他再也没试过,烟送给了教导主任,那一年过得都很舒坦。 
    
  他梦见自己十岁,教堂的壁画圣洁又高贵,透着五彩斑斓的玻璃。初成年的格瑞棱角才刚凸显,他坐在长椅上,一本厚厚的书摊开放在膝盖上,看见他后微微合上,嘉德罗斯瞧见那有些‘花哨’的书封上写着,《百年孤独》。 
    
  
  时间像是被梦境切割成两半,嘉德罗斯被一双动作温柔却着实冷得不像话的手叫醒的时候,觉得自己还活在十三岁,格瑞帮他长冻疮的手擦药的时候。 
    
  然而幸福的时间过得如此之快。 
    
  嘉德罗斯睁开眼看见漆黑的天花板,时针刚指到六点,床头柜上的热水和感冒药显然是格瑞放的,而在八个小时之前,那个人才说了不爱他。
    
  他撇了撇嘴,翻了个身缩进了被褥。 
   
   
   —
   
  **怎么这么拖沓啊我写的…2018糟糕的开头了吧
   
  
  

评论 ( 12 )
热度 ( 136 )

© 奶味兔和他的盐甜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