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嘉]Merry christmas

  Merry christmas
   
  **年操有 回忆杀有 ooc有 逆水行舟番外 
  **cp格瑞&嘉德罗斯 
  **写完才发现周一才是圣诞节…写放出来提前祝大家圣诞节快乐吧!!

  
  
  
  嘉德罗斯抬起头,雪就落在他的鼻尖上,白白的一小片,冰凉凉的,须臾就融化成水滴滑落到脸颊上。 
    
  好冷。 
    
  他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他想起来今天地理老师一进教室就打了个喷嚏,恶狠狠地说了句:“总有一天要把西伯利亚给端了”,又想起来满堂哄笑,他也忍不住挂了笑容在脸上。 
    
  周二的数学小测他又是满分;今天发下来的化学试卷也是第一名;下午的颁奖典礼校长将物理竞赛的奖牌挂在了他的脖子上……不出意外的话,下个学期会选理科,也就意味着他下个学期就不能经常见着这个颇有风趣的老师了。 
    
  想想还有点遗憾。 
    
  人流涌动,嘉德罗斯即时抬起腿却还是慢了一拍,被后面冲过来的青年男人撞了一下,附带一声随风飘走的“对不起”。 
    
  他稍有不悦的将脸颊埋进明黄色的绵织围巾里,顶着大风小雪继续朝前走。 
    
  经过商业街的时候不出意外的看见了高低不一,挂的东西也各有不同的圣诞树。 
    
  他想起来今天隔壁班的小女生给他送的糖果,她的脸像平安夜的苹果一样红彤彤的。嘉德罗斯将在口袋里的手动了动,摸到了几颗又小又硬的糖,拿出来之后又忍不住笑了笑——她送的糖果的包装也是晶亮的红,亮片反着光,喜庆的像是在过大年。 
    
  轻动被冻僵的指尖,有些不灵活的拆开糖纸,里头的糖也是小小颗的樱红。 
    
  好甜。 
    
  嘉德罗斯拿舌尖抵住糖,只觉得哈出来的冷气都带有甜腻的苹果味。 
    
  商业街着实繁华,人来人往,哪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拎着三四个印着“merry christmas”的购物袋;某个被女友挽着不能好好走路的男人撞到他的左肩,带着歉意的鞠躬,然后又被更加歪斜的拉着走;穿着厚棉袄的小孩绕着商业街中心的圣诞树跑了三四圈还不够的样子,刘海飞起来露出光洁的额头,身后还有大人在缓步跟着防止摔倒…… 
    
  人们或经过或停驻,没有人留意到一个背着书包穿着不和身外套的男孩,此时站在巨大的圣诞树之下,脸上明摆着是笑容,金色的眼里却有泪花闪现。 
    
  也不知是幸福还是难过。 
    
    
  嘉德罗斯走进门前深吸了一口气,就感觉冷气从鼻腔直通到肺叶去。 
    
  钥匙拧开门锁时发出清脆的‘咔嗒’声,拉开门就融入了黑暗里。 
    
  将鞋子放好在鞋柜上,看见旁边已经摆好的皮鞋——他没想到格瑞会这么早回来,顿然有些心虚,走进客厅都是轻手轻脚的。 
    
  “回来了?” 
    
  格瑞“正巧”开门出来,眼眶周围一圈青色,是又没休息好。 
    
  “嗯。” 
    
  瞧格瑞并没有什么要生气的迹象,嘉德罗斯也自然有了底气,应声的气都很足。 
    
  “去洗澡吧,等下早点睡。” 
    
  “噢。”嘉德罗斯点点头,按下开关想开灯,只见灯管的前端闪着暗黄色的光,须臾后灭下——他这时才想起来客厅的灯前两天报废了。 
    
  脑海里又出现灯火明亮的、吵闹的商业街,与昏暗又寂静的屋子俨然相反。 
    
  格瑞像全然没注意到嘉德罗斯的反常一般,端着咖啡正准备走进屋子,就被叫住。脚步一顿,回过头来就看见嘉德罗斯靠墙站着,眼眶有些泛红,金色眼眸像是装进了墨西哥漫山遍野的灿金葵花海。 
    
  “圣诞快乐,格瑞。” 
    
  微愣了两秒,而后耸了耸肩。 
    
  “圣诞快乐。” 
    
    
    
  嘉德罗斯睁开眼睛,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梦见十年前的场景——他那个时候十五岁,也就是个小毛孩,天天对着格瑞说喜欢。 
    
  现在二十五岁的嘉德罗斯窝在被子里不大想出去,手勉强抬起摸摸身旁的空位,余温告诉他这个人也才刚起床,现在不是在漱口就是在烧水。 
    
  行吧,那他也就勤快些吧——尽管是休息日。 
    
  在被窝里窸窸窣窣的换好衣服,一站起来就感觉到冷空气灌进了袖管里头,再快速的套上亚麻色毛衣,嘉德罗斯抱着手臂伸手去开门——啪嗒,才刚触到门把手,手指就刺痛得往后一缩,心里咒骂了一下狗屁静电,然后才再打开门。 
    
  “你醒了啊?” 
    
  居家好男人格瑞已经将热牛奶放在了桌子上——嘉德罗斯不禁想退回去,然而就听到他接下来的话:“漱好口就来把牛奶喝了。” 
    
  “格瑞,我已经二十五岁了!” 
    
  “是的,你已经二十五岁了。”格瑞点点头,手撑在料理台上,身后的烧水壶发出咕咚咕咚的噪音,不足半分钟就冒起了热气。没等嘉德罗斯继续,格瑞就率先再次开口:“所以我很好奇,为什么十多年了你还是没养成喝牛奶的习惯?” 
    
  这倒是个很神奇的事。 
    
  嘉德罗斯和格瑞在口味上大概处处都合不来,所以格瑞刚开始养嘉德罗斯的时候是辛苦万分了,比如要一个从来不吃垃圾食品的人每天都进出快餐店带汉堡。 
    
  “好吧,那我再尝试一下。” 
    
  快速漱口洗脸过后,嘉德罗斯就陷入了跟牛奶的斗争。 
    
  牛奶由口腔滑入喉管,浓醇的气味在嘉德罗斯的味觉里就变成了难喝,但他想到了一个好法子解决这杯难喝的牛奶——总有人喜欢喝的,比如那个正在把煎好的鸡蛋装盘的男人。 
    
  “格瑞!” 
  嘉德罗斯在成年过后已经很久不用这种清亮的音色叫他,格瑞听得一愣,稍微镇静后回头。 
    
  唔——嗯? 
    
  软舌撬开他微合的牙,舌尖再微微一顶,润滑的牛奶就从嘉德罗斯的口腔转移到了格瑞的口腔里,还带着晶莹的唾液。 
    
  这家伙。 
    
  格瑞眉心跳了跳,正想伸手去捏住嘉德罗斯的下颏,温软的躯体就贴到了胸膛上,还带着晶亮的水光的唇就又凑到了他面前。 
    
  金色的眸子里带着狡黠的光,嘴靠近格瑞的耳,放轻一百遍腔调,嘉德罗斯对于如何挑起情调总有异常高的领悟技巧。 
    
  “Merry christmas,Mr.grey.”

评论 ( 6 )
热度 ( 202 )

© 奶味兔和他的盐甜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