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精作用 
   
  —
  
  **本来打算写车的,我又双叒叕失败了(。)
  
  — 
  
  嘉德罗斯脸实在是红的不行,他这个人大概是平日里碳酸饮料喝多了,初次尝试酒精就是伏特加这种烈性酒,直接从喉咙辣到心里。刚还没喝两杯,就有点倦了。 
  
  说是有些晕乎乎,但事实上他头脑还是清醒的,只是四肢发软用不上力气来。 
   
  他在心底咒骂了五百年这个狗屁宴会,再顺带问候了一下雷德的祖宗十八代——他去和祖玛约会结果到现在手机都打不通。 
   
  扶着墙却也要坚持挺着脊骨,一步一步往洗手间挪着身体。 
   
  一路上多少个小姑娘都想来和这位日后继承圣空企业的少爷搭讪,结果硬生生被那臭的要死的表情给吓跑。 
   
  嘉德罗斯终于站到了洗手间门口,扑面而来的空气清新剂气味让他更加反胃,但这儿也就是最佳庇护所了。 
   
  没成想刚捂着嘴低头跨进去,就看见一双黑皮鞋,一起进入到视觉范围的还有西装裤的一角——他撞上了一个人。然后额头就感觉到被纽扣硌着了,鼻腔里尽是清淡的花香,大概是沐浴露洗衣液之类的味道,有点点熟悉。 
   
  抬头看见的就是一双紫色的眼睛,在有点暗暗的灯光下,这人像极了他前任。 
   
  是的,所有人都不知道嘉德罗斯在学生时代曾有个前任,是个长得很好看的男生,两个人分手的原因也很简单,嘉德罗斯嫌弃他冷淡,对方嫌弃他热情,一拍两散。 
   
  这么一说,那个人现在就在他家公司工作来着,嘉德罗斯晕乎乎的想着,脚步虚浮的后退两步。
   
  “嘉德罗斯。” 
   
  就在圣空企业的小少爷想绕过这个人的时候,就听见那个人声音放低叫住了他,这声音听得他浑身激灵。 
   
  “格瑞,好巧啊?” 
   
  不愧是圣空的大少爷,胃里再翻腾面上功夫也做足了,抬头就是一个笑容,也算有几分逞强的意外。 
   
  “你喝酒了?” 
   
  “嗯哼。” 
   
  “我送你回去。” 语罢就拉住嘉德罗斯的手腕,两秒后又补上一句,“还是说你要吐完再走。”
   
  妈的。 
   
  嘉德罗斯在心底啐了声,他实在不愿意一次又一次的被这个男人看穿,况且已经过了两年,彼此都有所成长的时候,这个人又一次站在他面前。 
   
  “你是不是有病啊?” 
   
  “关心你就是有病?” 
   
  好直的球,接还是不接这是个问题。 
   
  然而在感情上很没骨气的嘉德罗斯几乎在一瞬间就伸手去接了这个直球。 
   
  “好吧,格瑞,再给你一个晚上当我男友的权利。” 
   
  “谁稀罕。” 
   
   
  两年前,嘉德罗斯在格瑞的带领下喝过一次酒。 
  
  格瑞开了瓶红酒,还像模像样的拿了高脚杯,放在他们红木餐桌上,平平稳稳,波澜不惊。 
   
  “你要干嘛,借酒消愁?” 
  
  嘉德罗斯觉得好笑的很,看着格瑞给自己也倒上了一杯,红酒在灯光之下有些剔透,他过了好一会儿才听见格瑞的接话。 
   
  “不,是在调情。” 
   
  那双眼睛里犹如紫霞横铺,他这才知道,平时不苟言笑的人弯起眉眼原来是这么个模样。 
   
  动了动手指头,将酒一饮而下,红酒涩涩的入了口,在口腔和胃里慢慢发热。 
   
  或许只有嘉德罗斯自己知道,是那双眼睛让他饮醉。

  
  
  

评论 ( 8 )
热度 ( 470 )

© 奶味兔和他的盐甜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