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嘉]23:59


  23:59
  
  *现pa 段子  逆水行舟番外 年操有 瑞x嘉
  *赶个末班车,瑞哥生日快乐!祝你早日操到嘉德罗斯! 
  
  
  
  到达一亿光年的边界,四十万公里外的月亮笑了。如果回到南回归线来,彻底靠近你的嘴唇 还有一毫米 就是通向饱和的入口。
  
  I miss you
  
  ——《饱和》
  
  

  23:30
   
  格瑞给自己倒了杯咖啡。一早上就被被金拉出去,然后跟着一群人从街头逛到街尾,从市内逛到市外。 
   
  说不累是假的,更要命的是他浪费了整整一个白天把所有兼职都先推掉,拿着还没热乎的工资出去挥霍。 
   
  他捂着杯子倚着墙壁,觉得天更冷了,指尖触着杯壁渐渐温热起来。 
   
  23:35
   
  嘉德罗斯偷偷摸摸从房间里探出来一个脑袋,他来这里好几个月了,和格瑞也渐渐没有什么隔阂,更摸清了格瑞的喜欢,也知道今天是他生日。 
   
  嘉德罗斯从来不会给谁买生日礼物,今年是第一次。 
  
  格瑞出去逛的时候他也没闲着,偷摸着拿以前存的零花钱到哪个店里买了对手套,手背上有着放大的星星,瞧起来有些好看。重点是它以蓝白色为主色调,很符合格瑞沉静的气质。 
  
  23:40
  
  嘉德罗斯轻轻推开格瑞的房门,轻手轻脚的把手套放到床头柜上,转头想走出去,不巧撞着了桌角,疼得很却没发声,可桌上的笔倒率先一步落地发出“哐当”一声。 
   
  “嘉德罗斯?” 
   
  原本漆黑犹如外头的夜的房间霎时间亮了起来,嘉德罗斯被一个人挡在自己面前,抬头就看见格瑞正擦着头发,手正从开关上挪下来——他刚开了灯。 
   
  这时嘉德罗斯才意识到房间里根本没人,格瑞刚在浴室里洗澡。 
   
  “噢,格瑞。” 
   
  但他得佯装镇定,因为他去世的母亲跟他说过礼物要惊喜才算得上礼物。 
   
  嘉德罗斯蹲下去把刚落在地上的笔捡起来,然后咧开嘴露出一个笑容:“刚想来找你问我那件蓝色的衣服在哪儿,发现你人不在就出来了。”
   
   “噢,就在你房间衣柜里,你去仔细找找。” 
   
  “行!”嘉德罗斯嘴角的弧度咧得更大,脚底抹油一样的往房间里跑,然后“嘭——”得锁上门,呼了一口气。 
   
  送生日礼物真刺激。 
   
  23:45
   
  格瑞刚还在想嘉德罗斯今天怎么这么好说话,就看见床头柜上摆着一双手套。 
   
  居然是皮质的,五角星显然是拿胶水贴上去的,有些劣质的样子,翻开来就会发现料子不能再一般。 
   
  但却被整整齐齐的放着,跟着一张歪歪扭扭写了“生日快乐”的纸条一起。 
   
  有点可爱。 
  
   
  十年后 
   
  23:50
  
  南方没有暖气的冬天实在是冷得很,格瑞深吸一口气后熟练的开门,看见女友贴在门上黄色的便利贴,写着“再见”算是告别,右下角画了个小小的蛋糕,像是去年给他过生日一样,留的生日快乐便利贴。 
   
  撕下便利贴,揉作一团扔进垃圾桶,打开手机在联系人上划了两下,然后又关上屏幕。 
   
  嘉德罗斯去学校这半年没给他来过一个电话或是一条短信,他觉得这个人发脾气也该到头了,但直到现在他生日,也没收到一句祝福。 
   
  金给他寄来的旅游册到的有些早,没有惊喜也没有特别的开心,只是习以为常。公司同事专门给他开了个聚会,听着或真或假的祝福,喝着不掺水的酒,满满的呕吐感。 
   
  他倒温水的时候有点想念嘉德罗斯偶尔给他煲的汤,混着姜片不加糖,辣在嘴里暖在心里,再难喝也可以下咽。 
   
  他摘手套的时候有点想念很久以前那个十岁小孩撒的小谎,和放在他床头柜底格放了十年的、指尖处都磨破了的皮质手套。 
   
  他房间时看见对面空空荡荡的房间,有点想念金发的身影,慵懒的坐着或是缩成一团躺着。 
   
  格瑞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想念。 
   
  他又想起来今天是自己的生日,然而那个比远在千里之外的人连句生日快乐都不愿意说。格瑞如此确信嘉德罗斯不会忘记自己的生日,因而更加肯定他还在生气。 
   
  开屏又关上,反复几次,好几个深夜格瑞甚至想买张机票飞过去看他。 
   
  然而他最后什么都没有做,或许是他也在赌气,气嘉德罗斯曾试图那样随意的搁置自己的才能。 
   
  他这么想着,一声叹息自他口中飘出,化作水汽散去——那个轻手轻脚给他送手套的小男孩,经年过后,原来已经长成到了不需要依靠他的年龄了。 
   
  时光飞逝。
   
   
  23:59
   
  嘉德罗斯没有设置定时,他卡在最后一秒手动发送了那条短信,不知道到达那边的时候会不会已经是新一天的起头了。 
   
  生日快乐。 
   
  也就四个字,不多不少。 
   
  他本就没打算说什么长篇大论,也没想送什么礼物,只算是给自己半年来的赌气一个结果了。 
   
  所以短信到底有没有准时掐点到那个人的收信箱里,他也不怎么在意了。 
   
  只是盯着空洞的夜发怔,没想到发出去半分钟后就有一条短信进来,诺基亚在床边拼命的抖着,几乎就要跳起来——嘉德罗斯也以要跳起来的速度拿起手机。 
   
  “嘉德罗斯,晚安。” 
   
  0:00
   
  格瑞在短信清空列表按了全选,取消了一个过后看见全选的符号随之黯下,确认删除。 
   
  他把那条短信上移又下移,生日快乐读了百来遍,时间处23:59的数字看了好多次,却都还嫌不够似的重复翻看,仿佛是他收到过最丰厚的礼物。 
   
  盯着那条短信,直到有些累了,他才移开视线,后仰头靠着沙发椅背,眼睛触及一片黑暗,头脑也随之放空。 
   
  “嘉德罗斯…” 
   
  这四个字一不小心就溜出了嘴,格瑞意识到的时候顿时觉得有些好笑。 
   
  他知道自己刚刚想回复的不是什么狗屁晚安。 
   
  是我很想你,还有我爱你。
   
  
  
  
  
   
  

评论 ( 5 )
热度 ( 305 )

© 奶味兔和他的盐甜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