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嘉]逆水行舟 06

  *cp瑞嘉 现pa 有年龄差 
  *ooc有 
   
   
  
  过去都是假的,回忆是一条没有归途的路,以往的一切春天都无法复原,即使最狂热最坚贞的爱情,归根结底也不过是一种瞬息即逝的现实,唯有孤独永恒。 
    
  ——《百年孤独》 
    
  06:十八岁的孤独 
    
  格瑞把书合上,那个身高才刚到自己腰的小男孩此时就站在他身边。 
    
  他穿着黑色的背带短裤,过膝的袜子配上一双擦得光亮的小皮鞋,胸前那朵纸玫瑰跟真的似的,甚至沾了些‘露水’。男孩金色的发顶在阳光之下蒙上一层辉,瞧起来像极了小王子。 
    
  淘气,又美好的,小王子。 
    
  这个小王子本该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奈何天意弄人。实话说,格瑞的父母并非不愿意带走他,只是经济负担实在太重——格瑞自己才刚考上大学,免不了又是一笔开销。如果再捎上这个十岁的小男孩,大概又是逃不过的几年供养了。 
    
  更何况这个小男孩有着与明亮发色截然相反的性格——古怪,冰冷冷,难以接近。 
    
  他大概是他的父母留下来的宝藏,算是“遗产”之一了。可格瑞看得分明,从葬礼开始到结束,他一滴眼泪也没有流,嘴角甚至从未向下撇过——当然也从未上翘,总是面无表情的。 
    
  但格瑞却意外的喜欢。 
    
  因为他很安静,不吵不闹,甚至不怎么开口讲话——不像隔壁二叔家的小孩,拔高三个音调的哭喊能让整栋楼都震上一震。 
    
  “你叫什么名字?”于是格瑞开口问。 
    
  小王子眨了眨他那双拥抱了金色海洋的眼睛,睫毛像是春光下飞舞的蝶。 
    
  “嘉德罗斯。” 
    
  
    
  怎么样把嘉德罗斯带回去,又是怎样保证由自己一个人来承担嘉德罗斯的一切费用,格瑞都已经忘得差不多了。 
    
  只记得等葬礼过去,他已经带着嘉德罗斯站在了他们的家门口——那间四十平米的租屋,勉勉强强算作是一房一厅,狭小的单间让出来给嘉德罗斯住,格瑞则占了客厅的沙发。 
    
  嘉德罗斯还在读小学那段时间算是格瑞过的最幸福的时候了。 
    
  半工半读,一面给嘉德罗斯赚学费,一面节省着开支,慢慢学会管理很多事情。 
    
  在摸索生计的道路上,他知道学生会主席是个好官,当上过后给学校拉赞助,得到奖金的机会也会增加,人脉也越来越宽广。学校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吹嘘起来格瑞是个全能的人,所有人都说他们的学生会主席是个高富帅,说他给小说男主角贴了张脸,说他…… 
    
  但这些虚无缥缈夸奖的话,放在格瑞眼里都成了屁话。 
    
  毕竟没有人知道他为了项目熬到凌晨四点,同时还要兼顾着自己和嘉德罗斯的生活时,有多么焦头烂额。 
    
  但尽管如此,那段时间如此忙碌,又如此幸福。 
    
  幸福在于嘉德罗斯还没学会打架,不会给他添麻烦,而且他真的很乖。 
    
  在嘉德罗斯第一次拿奖学金回来的时候他终于体会到了“为人父”是什么感觉——几百块钱不怎么多,但对于当时过得可以说的上是拮据的两个人来说,就放大成能够开party庆祝的幸福。 
    
  然而,那些所谓幸福的时光,再让十年后的格瑞回想,都变成了穿过指间的细沙。 
    
  他总是如此,对于记忆一些幸福相关的东西很不在行。 
    
  反而是只自己一个人呆着的时候对记忆的感知更加强烈。 
    
  就比如他记得图书馆T区第三个书架的第五排,往左数第六本,是他大学毕业到现在都还没看完的,挪威的森林,里头还夹着一张他随手放进去当书签的草稿纸。 
    
  他总是擅长记那些没有用的东西。 
    
  但只有他记得了,他才觉得自己是活着的。 
    
  直到十几岁的嘉德罗斯,在哪个三伏天问:“格瑞,你孤独吗?” 
    
  他一时间竟然找不出答案。 
   
  与其说是孤独,不如说是活着的常态,因为他早已习以为常,只是这些话还没到跟嘉德罗斯说的时候。
    
  所以他最后选择了闭嘴,就像经年过后的现在,面对嘉德罗斯问,“你爱我吗”时一样。 
   
  那个答案,还没到跟嘉德罗斯开口的时候。
   
  

评论 ( 4 )
热度 ( 181 )

© 奶味兔和他的盐甜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