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嘉]逆水行舟 05


   
  *cp瑞嘉 现pa 有年龄差 
  *ooc有
   
  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 
   
  ——《约翰福音》 
   
  05:二十八岁的未坦诚
   
  格瑞恢复的很好,在嘉德罗斯假期开始的第二周出了院。 
   
  他们俩的相处模式和从前没什么两样,聊得最多的无非是早中晚吃什么,只是语气语音语调变得更加冷淡。 
   
  但不约而同的,他们两个都没再提起过那个女的。 
   
  嘉德罗斯对那个疯女人的话极度怀疑——或者说他从未相信过会更加贴切。本想就此遗忘了,奈何好奇心和微小的期待占了上风,于是心里总提醒着自己,什么时候去找格瑞求证一下,最好能一针见血的问出来。 
   
  所以在哪个不能寐的长夜里,他猝然想起那个疯女人声音颤抖着说,“你们俩打心底相爱!”时,一个鱼打挺从床上起来,翻身下床连衣服都忘加就出了房门。 
   
  一月的天冻得嘉德罗斯手脚冰凉,可他还是弯起指节在对门上扣了三响,没有回音。他止不住胡思乱想——一面催促自己回去房间里,一面又想伸手去转动那镀了银而反着白光的门把手。 
   
  好在格瑞开了门,一声不吭也没问原由就把他先拉进了屋。 
   
  格瑞的屋子里当然也没有暖气,但是嘉德罗斯总觉得渗着暖意,好似“格瑞”这个人就是发热源一般。 
   
  格瑞给他倒了杯热水,声音总隐着些些疲倦:“找我干什么?” 
   
  嘉德罗斯端着瓷杯,对着杯里的热水哈气时,眼睛瞥见桌子上笔记本的电源还坚持闪着,半分钟过后终于暗下去,房间里就只剩下一盏昏黄的台灯亮着微光了。 
   
  清了清嗓子,嘉德罗斯开口,嗓子还带着未被热水冲淡的哑:“你那个,前女友。她跟我说了些事儿。”
   
  稍微斟酌了一下,嘉德罗斯才决定拿前女友来代指那个疯女人。他猜格瑞只要听到这个女人就会不大开心,果不其然,话音未落,他就瞧见格瑞眉宇间那一块平滑的肌肤褶在了一起,像小山坡一样起起伏伏。
   
  格瑞就是格瑞。他没有啰哩巴嗦的问嘉德罗斯为什么会认识他前女友之类的话,而是开门见山单刀直入的问:“她说了什么?” 
   
  嘉德罗斯想大动干戈的深呼吸再开口,可或许是因为实在迫不及待,话溜出嘴边的时候只占了一个心跳的空隙:“她说你喜欢我。” 
   
  他以为自己的心脏会激动得大跳、狂跳、乱跳、上蹿下跳……但都没有。相反,他居然平静极了,甚至再度开口追问了句:“是这样吗,格瑞。” 
   
  格瑞太阳穴突突的跳着。他抿着唇,想开口说些什么打破沉默,可一旦看见嘉德罗斯的目光,就十分局促不安,不知道开口该承认还是否认,毕竟他这个人并不习惯坦诚,所以最后选择了闭嘴。 
   
  可嘉德罗斯正注视着他,格瑞发现自己无法忽视那双带着金色光芒的眼眸。他总觉得那是嘉德罗斯在审判自己——他是法庭上触了重罪的犯人,而嘉德罗斯则是一个高高在上的,伟大又圣明的神。 
   
  他看着那双眼睛,没法说谎——因为,神爱世人。而他作为一个普普通通的凡人,没法对神说谎话。
   
  
  

评论 ( 2 )
热度 ( 164 )

© 奶味兔和他的盐甜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