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嘉]逆水行舟 04

   
  *cp瑞嘉 年龄差 
  *伪养成有 不走狗血路 0剧情
   
   
   
  爱情太短,而遗忘太长。 
    
  ——聂鲁达 
    
  04:二十岁破碎的蛹 
    
  嘉德罗斯知道格瑞一直都没有和那个女的分手。 
    
  所以第二个假期,他打开门来看见那个女的穿着格瑞的衬衫坐在沙发上的时候,他没有露出丝毫负面情绪。 
    
  他只是在进门的时候不小心刮着了箱子,心里骂了声娘,但抬起头还是笑了笑:“你好,我是嘉德罗斯。” 
    
  那个女人有着黑色的长发,脸颊瘦弱却不显得锋利,瞧起来很柔和,和格瑞站在一起的话可能会意料之外的搭配——但嘉德罗斯无法接受。 
    
  “你好。”她声音很亲和,听着像春风拂过麦田。 
    
  “格瑞在哪儿?”嘉德罗斯换上拖鞋,他把箱子拉进卧室前看见对门格瑞的床铺上被子揉成一团,说不定进来之前格瑞和他的女友还在床上黏黏腻腻,嘉德罗斯觉着胃一阵抽搐,险些捂着嘴要干呕起来。 
    
  “你别担心。”那个女的答非所问,“他没有碰我。” 
    
  嘉德罗斯心下一惊,转头就看见女人笑得很温柔,中间又好像带了些悲伤。 
    
  “他的衬衫是我非要穿的,他昨晚睡得沙发,今天早上,跟我提了分手。” 
    
  嘉德罗斯不明白这个女的为什么要跟自己啰里八嗦一大堆,他们分手了或是打了一炮,都和他没多大关系。不过他倒是由衷的感到高兴——格瑞没和那个女的做过,这证明自己还有一点争夺的机会,尽管他已经失去了年少的执拗。 
    
  “他有没有跟你说过他在等一个人?” 
    
  嘉德罗斯整理衣服的手微微一顿,格瑞在上个假期补送给他当生日礼物的衬衫此时正躺在他手里,是格瑞说完那句话之后愚钝的转移话题而拿出来的。 
    
  他模模糊糊的‘嗯’了声算作是回应,而后轻轻抚平了衬衫的衣领,于此同时听到了一声轻飘飘的嗤笑,那个女人看着柔弱,但从嘉德罗斯入门到现在说的每一句话无一不带着刺针。 
    
  “果然啊,他放不下你。” 
    
  这一句话听着颓败又好笑,只有嘉德罗斯自己知道这个人只是受不了被分手的气,所以居然在他们家赖到了现在。 
    
  “你还没回答我,格瑞在哪。” 
    
  那个女人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嘴唇微微上扬,像是硬扯了个笑容出来。 
    
  “他去接你了,让我自己想想。” 
    
  “那你想的结果怎么样?” 
    
  “嘉德罗斯,你是叫嘉德罗斯对吧?我认输了,我彻彻底底的输了。” 
    
  “输了?”嘉德罗斯猜自己的声音一定尖锐极了,“我还没出招你就输了,你确定你是跟我打的对仗?” 
    
  那个唇角的笑容咧得更大,嘉德罗斯觉得这个女人疯了,但是她没有,她声音细小的像蚊子叫,颤抖着声线仿佛在散着自己的怒火。 
    
  “你不知道,你什么也不知道,如果你曾试图去拉他的抽屉第一格,你就什么都知道。” 
    
  “我没兴趣。”疯女人,嘉德罗斯打心底如此认为。 
    
  “对,因为你没兴趣,所以他以为你对他没兴趣。所以我才会被他拉下水!你和他真是一起长大的,你心思和他一样笨拙!我一想到你们两个人打心底相爱却都质疑彼此我就觉得好笑,最后看透的居然是我这个局外人。”她在这儿停顿了一下,嘴唇发白眼睛瞪得圆圆的,像是在表达自己有多愤怒。 
    
  可嘉德罗斯听得稀里糊涂,没等他理清楚,就又很快听见她再一次开口:“这么说吧,他有一本日记,一整本里只反复提到了一个名字。” 
    
  女人又笑了,眼睛蒙上一层水雾,嘉德罗斯这才发觉这个女的眼睛很好看,像是刚洗过的黑葡萄,此时居然显得极其悲悯,她说:“那是你的名字,嘉德罗斯。我可能这辈子都没有办法获得这个殊荣了。” 
    
  那个女的说完这句话之后就走到门边,穿上唯一一双女士鞋——在那之前她都是光着脚坐在沙发上的,临别前她又朝嘉德罗斯笑了一下,鼻头红红的,是唯一可以看出来刚哭过的痕迹。 
    
  “我跟你废话这么多只是想告诉你,格瑞很好,麻烦你珍惜一下。” 
    
  嘉德罗斯只觉得手脚冰凉,他想大吼着说你什么都不知道,然而回应他的只有‘砰’的关门声。 
    
  他突然想到自己彻夜翻滚的思念;想到哪些时候自己小心翼翼的爱恋;想到填志愿的前一天格瑞跟他的冷战……他想到了很多。尤其是一想到自己是格瑞口里‘等待的人’时,他觉得头晕目眩,因为他不愿意这么多年的单恋最后被一个人拆穿其实他们俩是双向,只是两个人都是爱情蠢蛋所以才会变成这副模样。 
    
  格瑞真的爱他吗? 
    
  嘉德罗斯很想知道,但他不打算去碰那本所谓的‘嘉德罗斯主题日记’,他只想得到格瑞的亲口回答。 
    
  他掏出手机来拨打电话,却听见桌子上传来震动的声音。 
    
  他想听到格瑞的回答,可谁来告诉他格瑞在哪儿呢? 
    
    >>
  
  接到金的电话时他刹那间癫狂了。 
    
  他出门的时候差点忘记锁门,随手招了一辆出租,告诉司机用最快速度到市医院,他的爱人——哦不,应该是他爱的人正躺在手术室里。 
    
  嘉德罗斯临走前还是没动那本日记,他不愿相信格瑞在一夕之间的变故,他还在等那个人亲口跟自己坦白。 
    
  可是当他到了手术室门口时,看见金近乎绝望的目光和通红的眼眶,只觉得心灰死了一半。 
    
  “你哭屁啊,他又没死。” 
    
  话是这么说的,可嘉德罗斯看着那扇门上头不变色的红灯,眼眶也不自觉的泛红了。

评论 ( 4 )
热度 ( 182 )

© 奶味兔和他的盐甜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