① 
  
  只围着围巾不够,他想。 
  或许他应该加件外套,虽然体会不到什么是寒冷,但他看别人都是这么干的。 
  
  ② 
  
  好冷。 
  
  格瑞打了个喷嚏。 
  
  今天的寒冰湖比往常还要冷。 
  
  他原打算坐到哪个休息区里,却在此时一阵风刮来——随之闪到眼前的是一片明黄,以及花纹从这个角度看让人晕眼的大罗神通棍。 
  
  “你在这里!” 
  
  ③ 
  
  我不在。 
  
  格瑞打心底的想翻个白眼,他一点也不想应战,毕竟这地方是一片湖,打得激烈了一不小心掉湖里就直接给湖水送了积分。况且他现在手指僵得不像话,好似动一动都会发出“咔嗒”的声响。 
  
  但执着如嘉德罗斯,这个人的精力像是永远都花不完,乐此不疲的宣战。 
  
  于是他一把将烈斩唤出,抵住大罗神通棍想后滑,雪在足下咯吱咯吱的响,有冰裂的声音。 
  
  “嘉德罗斯!” 
  “哟,格瑞。” 
  
  那个金发男孩穿着单薄的里衣,围巾拖得长长的,被风吹得飘扬,围巾尾的那张脸像是在笑。 
  
  “你不冷吗?” 
  “哈?” 
  
  嘉德罗斯眨了眨眼,只想着攻击的脑子一时间分不出来思考格瑞提出问题的部分。 
  
  ④ 
  
  “不冷。”他狠吸了一口气,才续道,“强者都不畏惧寒冷。” 
  
  然而事实上,他从未感受到过寒冷,那些状似补充上去的话语,不过是他逞强的说词。 
  
  喔,这有点让人伤感——感伤一个人没有感官去体会这个世界,但嘉德罗斯丝毫不觉。 
  
  他只是想起来自己出门之前那个一瞬间的冲动。 
  
  或许他确实应该加件外套。 
  
  ⑤ 
  
  嘉德罗斯的躯体温暖的令人难以置信,格瑞想。 
  
  他在十分钟前亲眼看见嘉德罗斯将一整片冰湖给解冻,那大概不只是暖手宝了,或许是岩浆的温度。 
  
  但他实在是太冷了,这莫名其妙的天气冷得他牙齿有些发颤,再这么下去可能连烈斩都举不起来。 
  
  那样的话将不单单是死在嘉德罗斯手上那么简单。 
  
  于是他才走投无路的选择了谈判,跟一个现在脑子里除了和自己战斗以外毫无其他念想的大赛第一选择谈判,不得不说是危险又冲动的。 
  
  “嘉德罗斯,做个交易怎样?” 
  
  于是现在,他环抱着嘉德罗斯,以同意和他来一场战斗为交换。 
  
  这个人真的就如同他的瞳色一般温暖,热烈的,波澜壮阔的。 
  
  他留意到嘉德罗斯耳根有些泛红,觉得很可爱的同时还有些不可思议——对大赛第一还有这样的一面表示惊异。 
  
  他们大概抱得有些久,格瑞虚握了握自己温暖起来的手指,准备松开时,却被嘉德罗斯捉到了手腕。 
  
  “格瑞。”大赛第一的耳尖有些泛红,声音却依旧凉得像初融的冰水,从喉嗓压抑着蹦出零碎的字眼,“好热。”

评论 ( 11 )
热度 ( 300 )

© 奶味兔和他的盐甜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