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嘉]逆水行舟 02

   
  *cp瑞嘉 
  *年龄差8岁 有伪·养成 
  
  
    
  02:十八岁不停歇的梦
   
  
    
  诺亚方舟,你快带我走吧,走的越远越好,带我逃离这场盛大的洪灾。 
   
  
  -
   
  
    
  高三的第一个学期过半,格瑞这两年来第八次被叫到了学校。 
    
  嘉德罗斯高二的时候已经收敛了很多,格瑞本以为就能这样顺风顺水的送他到高考,没想到班主任还是一通电话把格瑞叫了过去。 
    
  那个嘉德罗斯口中的老太婆,在知道格瑞连嘉德罗斯的亲戚都算不上,就对嘉德罗斯表示了充分的同情和强烈的关注,也因此自然而然的知道嘉德罗斯多数时候都是被别人招惹的一方,于是她开始捉那些招惹嘉德罗斯的人,还向校方申请开除了当中的一部分学生。但就算是这样,还是免不了让嘉德罗斯因为校外打斗而记上几次大过。 
    
  “嘉德罗斯再这样下去,高考成绩再高也拿不到毕业证……没有大学会要一个综合素质连B都打不了的人。” 
    
  “知道了,谢谢老师。” 
    
  格瑞把办公室的门关上,看到嘉德罗斯正趴在走廊的栏杆上吹着泡泡,他猜那是芦荟味的,嘉德罗斯尤其喜欢那种淡淡甜味的糖。 
    
  指节微微弯曲,扣在了嘉德罗斯脑门上:“走了。” 
    
  “嘶——噢好。”嘉德罗斯掩去被敲头的痛感,跟了上去。 
    
  “这次又是为什么会和他们打起来?” 
    
  系好安全带,嘉德罗斯将泡泡糖吐出来拿糖纸包好,再揉成团扔进纸篓,才开了口:“他们打了……蒙特祖玛,她现在还躺在医院里。” 
    
  “你喜欢她吗?” 
    
  “当然不!” 
    
  嘉德罗斯不理解格瑞为什么要这么说,瞪大了眼睛迅速否认。 
    
  “那你为什么要因为一个女生去打架,我听说你比那个女生还矮?” 
    
  这确实是一个很尴尬的事情。 
    
  嘉德罗斯从高一开始身高就停在了一米六三,蒙特祖玛是女子篮球部的,一米八几比他高了好几个头,也常有人在背后笑他高不过雷德就算了,还非要跟着蒙特祖玛一起玩……可谁又说是他跟着蒙特祖玛了?只不过是因为之前偶然和她一起揍了几个小混混,她就开始跟着自己身后,和雷德一起。 
    
  他也是上周才知道雷德原来喜欢蒙特祖玛很久了,连去篮球社都是为了蒙特祖玛,甚至到现在还守在病床旁边等蒙特祖玛睁开眼。 
    
  “她被那群人打进了医院,平时跟我关系挺好。前几天那些人想揍我,我就连着我朋友的份一起打回去了。”嘉德罗斯不是很习惯把事情摊开来讲,叙述的方式僵硬极了,“格瑞,难道说我这样做有错吗?” 
    
  格瑞默了两秒,喝了口水后启动了引擎,转动着方向盘把车倒出来才开了口:“你没错,只不过你选的时间不对。如果你在放长假的时候把他们一群人揍了个遍都没问题,但现在你还要读书,你要是想报仇,就在上学之前搞定,这样就算别人来学校找你,你也可以说你已经在学校坐着了,哪有那么多时间去跟他们废话。” 
    
  “……好卑鄙。”嘉德罗斯不屑于此。 
    
  “你要是觉得卑鄙,就打电话给我,让我来。” 
    
  “你不用上班吗?” 
    
  他记得格瑞的工作已经慢慢稳定下来了,不像他刚工作那会儿三番五次的需要应酬,工资也不像以前少的可怜,供两个人生活倒是没什么问题。但这也不是他翘班去打架的理由吧……而且就格瑞这一大把年龄——25岁的大龄男青年,真的打得过一群身子骨健壮的小年轻吗?嘉德罗斯是很认真的在疑惑。 
    
  “是啊,我还要上班。所以最好的解决方法就是你见到他们就走,不用我来处理后面的事。” 
    
  “哦。” 
    
  结果还是说了等于没说。 
    
  十七岁的嘉德罗斯虽然还是只有一米六三,但他总觉得自己双肩宽阔的可以撑起自己的那一片天了。 
    
    
  - 
    
  终于到六月底,高考也结束了。 
    
  考场人山人海,他从人堆里挤出来,看不见格瑞的身影,那一撮白毛连个影子都没有。 
    
  手腕倏地被人拉住,他一下稳不住脚,就朝着人流倒去,最后撞进了一个人的怀里。 
    
  极其温暖的感觉,脊背像是陷入了汪洋,几乎要就此软化。 
    
  “格瑞——?” 
    
  “人太多了,拉紧我的手。” 
    
  这真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嘉德罗斯拉紧了格瑞的手,肘臂紧贴着他的衣衬。 
    
  走在前头的格瑞肩膀宽阔,他刚剪了头发,颈脖干干净净。 
    
  他从未如此光明正大的握过格瑞的手,格瑞厚实的掌心紧紧贴住他的掌心,此时他们十指相交的紧握着,是格瑞在拉动他,而不是他在试图带动格瑞。 
    
  又开始自作多情了,他想,这真是个坏毛病,可他总戒不掉。像此时他对格瑞那不可名状的感情正起着作用,妄图抓紧这只手永远不放开。 
    
  嘉德罗斯攥紧了自己空荡荡的左手,连痛感都微微发痒的不真实,就像在做梦一样。 
    
    
  - 
    
    
  离嘉德罗斯生日还有两三个星期,他的成绩出来了。 
    
  全校第一全市前五的名头已经冠在了他的名字前,越来越多的电话打到了格瑞手机上,其中不乏在原本志愿上的学校。 
    
  “你决定好怎么填志愿了吗?” 
    
  格瑞这么问的时候嘉德罗斯正对着电风扇吹风,七月份炎热的天比暴雨先一步降临。 
    
  “全填本省的好了,到时候回家的钱少很多。”也省的要再离开你,嘉德罗斯把最后半句藏在心里。 
    
  “你样会错过很多好学校。”格瑞皱了皱眉,显然不赞成嘉德罗斯这样做,尤其是他给嘉德罗斯原定的志愿表上有大半的学校都是外省的——他们本省的教育资源并不如何出众。 
    
  “……那你想我怎么做?” 
    
  嘉德罗斯看似不可多得的让步叫格瑞语气彻底冷了下来,像是喜马拉雅山顶降得雪。 
    
  “嘉德罗斯,不是我想让你怎么做,而是你该问问自己是怎么想的。” 
  “我让你填外省的学校是想让你认识到,你不可能永远都待在我身边,事实上我连你的监护人都算不上,你总不能永远都长不大。” 
    
  他喝了口水,杯子拿起时不小心碰着了午餐没收的盘子,发出清脆的撞击声。 
    
  “两周后你十八岁,你要成为你自己的监护人,从那以后你就要自己生活了,我也一样。” 
    
  嘉德罗斯又听见有鸟叫声,还有“哐当——”的关门声,桌子上那一小摞的学校宣传单被路过的风轻轻卷起,他生平第一次这么讨厌要长大的自己。 
    
  十八岁的嘉德罗斯还没做完他的梦,他没有诺亚方舟,无法逃离这场天注定的灾难,他还是格瑞的累赘。

评论 ( 6 )
热度 ( 244 )

© 奶味兔和他的盐甜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