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嘉]爱情烫在心口起了个泡儿

  *cp瑞嘉 是月份企划 主题:十二月(一点也没有十二月的气氛T TT)
   * @瑞嘉同人企划专用bot  
  
  
  
  -
  
  
  
  
  “格瑞。” 
  
  滴答,滴答,叮—咚—— 
  
  秒钟刚巧经过了正中央的刻度,钟表发出咚咚的报时,十二月的第一天到来了。嘉德罗斯张张口,又闭上了,到嗓子眼的话就咽了下去,他把半张脸埋进围巾里,柔软的触感包裹着他的下颌。 
  
  “怎么了?” 
  
  放下手里的书抬眼看向眼前抱着膝盖低着头的嘉德罗斯,格瑞不懂眼前这个,不跟着其他人一起去ktv欢呼唱歌而选择留在他家里的人在想些什么,但他无法放任嘉德罗斯一个人留在客厅,这会让他极不放心——坦言之,他很担心嘉德罗斯就像去年的十二月份一样,把整个客厅搞成了垃圾堆。 
  
  你不会想到有人居然在十二月份能把桌上堆满雪糕盒和未吃完结果残余的冰淇淋,更何况那时候外头还下着大雪——尽管如此嘉德罗斯依然在雷德不在的情况下自己出去买了各种口味的冰淇淋,问他为什么,理由是,想吃。那一刻格瑞除了想把嘉德罗斯扔出去之外,还想把冰淇淋盒子全扔回给那个零下15度的大冷天还卖冰淇淋的万能小卖部。 
  
  但‘怎么了’这三个字扔出去之后并没有得到回话,格瑞不解其意的皱了皱眉头,半秒后耸耸肩又低下头继续阅读手里啃了半个月的系列小说,他一贯不习惯于日本人的写作和叙述,还要多亏了本土的翻译和作者高超的故事连续性,才让他有翻下去和买续集的决心。 
  
  但还没等他读完这半页——甚至是半行,面前人的存在让他有些走神,总之就在那几分钟的静默过后,那个总是充满信心朝气十足的声音此时细得如蚊子——嘉德罗斯又叫了他的名字:“格瑞。” 
  
  这次他没有着急去应了,只是抬头看了看隔着茶几坐在对面沙发上的嘉德罗斯,他金色的发柔软的塌下来,眼睛从双臂里探出,一个具有保护性的姿势放在他身上怎么也不合适。 
  
  “和我在一起吧。” 
  
  滴答,滴答,滴答。 
  
  老式钟表不停歇的走着,格瑞觉得太阳穴跳的厉害,脑子一片空白。 
  
  他好像又走神了,又好像没有。 
  
  “嘉德罗斯,你是认真的吗?” 
  “当然!” 
  
  迅速而有力的回答,以及迅速分解开来的保护性动作,嘉德罗斯双手握拳放在膝盖上,已经变成了进攻性动作,是下定决心的样子,这也是嘉德罗斯鲜少能见到的模样。 
  
  格瑞放下手里的书,开始思索嘉德罗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自己产生爱情的。 
  
  他们在大一的新生课堂上认识,这个人提出的问题刁钻而无厘头,他打心底的心疼那个只是给新生代第一节课的老师,但心疼归心疼,他也没有站出来给那个老师打圆场的打算。没想到下课的时候他却看见嘉德罗斯站到了自己面前,他在那特殊的瞳色看到了一抹白,是他第一次在别人眼里看见自己的存在。 
  
  “你就是格瑞?” 
  “是。” 
  “哦——很高兴认识你。” 
  
  他到后来才知道自己曾经被称作为‘排名在我后一位的顶级渣渣’,会被记得姓名只是因为入学的排名和老师点名的一声‘道’。 
  
  再后来是随着聚会增多,格瑞家里在本地的大宅子经常变成一群朋友们的聚会地点,嘉德罗斯作为众人的太阳中心自然也会被簇拥着一起玩,他以前倒不是很在意,现在想想那时候就有点不对劲。 
  
  当时去邀请嘉德罗斯的就是自己,原因是雷德说主人去邀请比较有诚意,尽管他并不是party的发起者。 
   
  “他们要办party,你要起一起吗?” 
  “在哪里?” 
  “我家。” 
  “走呗。” 
  
  比想象中的还要轻而易举就接受了邀约。 
  
  再然后就是去年十二月份,所有人都在party后去了ktv,独独嘉德罗斯留下来。他去了一趟图书室,看了半小时的书后出来接水就看到桌子上一大片的冰淇淋包装纸或包装盒,手机接着蓝牙音箱开着二档的音量放后摇,一切的始作俑者窝在沙发里,外套全盖在身上,围巾蒙着眼睛就睡了过去。 
  
  “嘉德罗斯?” 
  “唔……嗯?” 
  
  嘉德罗斯的眼里还蒙着一层雾气,可能还夹着怒气,听说他不大喜欢被别人吵醒。 
  
  “你不回房间睡吗?”他家的客房经常为这扎堆的朋友准备,当然也有嘉德罗斯常住的。 
  
  “不。” 
  
  说完后嘉德罗斯就又把眼睛蒙住,半秒后却再次探出了头。 
   
  “格瑞?” 
  “嗯?” 
  “会一直这样吗?” 
  “什么?” 
  
  停下收拾桌子的手,格瑞没大明白嘉德罗斯在说些什么。 
  
  “我说,我们,会一直这样吗?” 
  “一直怎样?” 
  “……就是,两点一线的活着。” 
  
  格瑞也曾听说过教授们给予嘉德罗斯的褒奖,在各类夸奖之中最多的就是——“他想的不多,是立刻行动的类型,所以学习的速度也很快,并且在社会上会有很强的适应力,而这一切正因为他考虑的不多,他从来都是边思考边行动。” 
  
  即使是被这样评价的嘉德罗斯也开始有所考虑了吗? 
  
  将那一堆东西给清到垃圾桶之后格瑞才回答道:“不会的。” 
  
  但他再探身去看嘉德罗斯的时候,回应他的只有浅浅的呼吸声,一下接着一下,他也就只能认命的去给嘉德罗斯抱被子来。 
   
  然后到了现在,又一个大雪纷飞的十二月。 
   
  他和嘉德罗斯事实上也没多熟,更不知道那些用一只手数的过来的交谈里,是从哪次开始让嘉德罗斯对自己有了暧昧不清的感情。 
   
  更让格瑞觉得奇怪的时候,自己居然一直都想问嘉德罗斯是怎么想的,而不是果断的拒绝——因为他发现自己没法做到。 
   
  坦诚而言,就是他也对嘉德罗斯有说不清的感觉。
   
  他总在不知不觉中就将视线挪到了那个人的金发上。 
   
  能从自习室茫茫人海里揪出一个金色的身影;会从操场上一眼就看见他跃起投篮;明明可以跟着他们一起去哄闹,最后还是选择留在家里和嘉德罗斯独处一两个小时,尽管多数时候他都在睡觉;可以避开很多次没必要的纠葛,最后还是向着那双金色的眼眸。 
   
  他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所以才更怕嘉德罗斯是一时兴起,所以才会质疑更甚。 
   
  可他却听见嘉德罗斯声音轻飘飘的:“在一起吧,格瑞。” 
   
  “行。”他听见自己声音微哑。

  
  
  
  
  接下来走↓↓↓↓↓↓
  
  picture4 补档 是p4不要认错了【…

评论 ( 13 )
热度 ( 340 )

© 奶味兔和他的盐甜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