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嘉]从今往后的日子里 07

   
  从今往后的日子里 07

  
  *(06)   (08)
  *先婚后爱的日常剧,会有回忆杀插入
  *cp瑞嘉 abo设定 ooc注意 螺丝自动长大x
  
  —— 
   
  跟格瑞同居一周,从一开始起床的时候看到有个人站在厨房里跟他说早安后心里一惊,刷牙的时候看到旁边另一个漱口杯会感到万分神奇,到后来慢慢习惯了,嘉德罗斯甚至已经学会早上的时候主动问候“早安”了。 
   
  两个人相安无事的过了这几天,嘉德罗斯却开始惴惴不安——他的发情期就要到了,在接下来这几天内。 
   
  虽然抑制剂准备了两排放在抽屉和背包里,但他还是不放心极了,有一种早晚要入虎口的感觉。 
   
  虽然格瑞不是什么老虎,他也不是什么羊,但omega这个性别让他在发情期前缺乏安全感,就像动物世界里的素食动物一般。
   
  >>> 
   
  发情期比他日历上圈的日子来得早些,而且来的时间还特别尴尬。 
   
  是他翻译稿截稿日的时候,只剩下最后半章,在键盘上敲敲打打着,从哪个瞬间开始就觉得全身上下都已经发烫,只要微微张口就会有呻吟吐出的感觉,然后意识开始模糊不清,连那是什么单词都不能够准确的辨认。 
   
  更尴尬的是,格瑞因为休假没有去医院,只要他推开那扇门,就可以闻到馥郁的甘甜被浓而烈的酒气所包裹的味道。 
   
  怕什么来什么,就在嘉德罗斯想到这个可能性要走去关门的时候,门开了。 
   
  他端着杯咖啡,嘉德罗斯不用猜都知道那里头一定混了大量的牛奶,照着格瑞自己的口味调剂的。
   
  “嘉德罗斯?”
   
  芬芳浓烈的酒味在霎时间钻进了鼻腔,格瑞皱皱眉头,下一秒看着嘉德罗斯靠在椅子的靠背上喘气的模样,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你发情了?” 
   
  “格瑞……” 
   
  他泪眼朦胧扒拉着他的衣袖,格瑞清楚,那是生理性泪水,可大概是被情欲裹得有些难忍,他放下咖啡将嘉德罗斯抱起,走向他的床榻。 
   
  然后被软绵绵的手臂给按住了。 
   
  “不要……求你。”嘉德罗斯伏在床上,整个人蜷缩起来,那是格瑞从未见过的模样,也是他身为一个医生,第一次知道发情期的omega居然会在生理层面和“痛苦”这个词沾边。 
   
  “为什么?”
   
  格瑞抚着嘉德罗斯颤动的手臂,反复几次,他可以摸到嘉德罗斯纤细的指尖,在食指第一个指节上覆着薄薄的茧。 
   
  “抽屉里……抑制剂……” 
   
  他没有回答问题,整个人都开始颤抖了,像是在忍耐承受一种巨大的苦难,发散着朗姆酒的熏香。格瑞喉头微干,他可以想象出将这个匍匐着的omega饮下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 
   
  但他不能。 
   
  他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未来的omega伴侣,居然会跪在床榻上,以一种极其痛苦的姿态和语气请求他给他注射抑制剂。 
   
  而且这个人还是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格瑞垂了垂眼眸,他能感觉到自己身体里的信息素因为这个发情期的omega而被动发情,强烈的占有欲与保护欲被激发——同时具有矛盾。 
   
  标记,还是抑制。
   
  “我会尽量轻一些。” 
   
  他尝试着与嘉德罗斯沟通,得到的是拼了命的摇头,和不断喘息颤抖的躯体。 
   
  格瑞抿了抿唇,空气之中的朗姆酒混入了一种淡而清透的香气,那是格瑞信息素的气息。有一部分原因是他被动发情了,但更多的是情绪波动造成的——他有些生气了。 
   
  但他没多犹豫,还是给嘉德罗斯灌入了一管抑制剂,将他安置好,自己则走出去冷静一下。 
   
  因为没关门的缘故,客厅中也有着朗姆酒香甜的气息,他顿了会儿,最后从冰箱里拿出一瓶酸奶。 
   
  听说能解酒。 
   
  >>> 
   
  嘉德罗斯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他身体依旧起着反应,双腿发软,意识却清醒的不是一星半点。 
   
  一想到自己怎么对格瑞说的,还有些慌张,但更多的是抱歉。 
   
  他这些年来一个人生活惯了,不夸张的说,这么多年他都是打着抑制剂或者自己解决这样过来的,虽然会很难受但总比被不熟的alpha或者beta上了好。 
   
  更何况他的信息素是朗姆酒,那种无论是alpha还是beta闻到都会在一瞬间变成野兽的信息素气息,也难得格瑞依然意志坚定。 
   
  但还远远没完,毕竟他的发情期可是每次都规规矩矩的来整整五天,只不过这次不知道为什么提前了。 
   
  不过…… 
   
   嘉德罗斯想起他刚刚闻到的信息素。 
   
  像清冷晨间从嫩叶上滑落的露滴,像暖风环绕的绵绵草原,又像春季降临高山顶峰之上融化的雪水。 
   
  那个气味将他的理智一棒子敲醒,又在同时让他的情欲来得更加汹涌,清醒与崩溃的边缘,是格瑞给他灌得抑制剂救了他。 
   
  嘉德罗斯细细思考了一番,最后窸窸窣窣的下床,扶着墙壁打开门。

评论 ( 17 )
热度 ( 334 )

© 奶味兔和他的盐甜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