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嘉]从今往后的日子里 06

  
  从今往后的日子里 06
   
  *(05)  (07)
  *先婚后爱的日常剧,会有回忆杀插入
  *cp瑞嘉 abo设定 ooc注意 螺丝自动长大x
  
  —— 
   
  嘉德罗斯从前并不认为自己是个容易妥协的主,工作中客户不是他爸爸他会拼命卡点生利润;家族上他干干脆脆的离开家族了;再往前数的学生时代即使是收保护费也是高额真保护。 
   
  但现在,他拎着自己的行李箱站在格瑞家门口的时候,突然觉得自己其实很容易就妥协。 
   
  嘉德罗斯抬手按下门铃,隔着门可以听到叮铃铃的门铃,不等他第二次抬手,里门就开了。
   
  隔着玻璃门可以看到格瑞在一片朦胧之中低头按着门把手,阳光从他身后透过来,晕染了一片金灿。 
   
  咔哒。 
   
  门开了,他现在就切实的站在了嘉德罗斯面前。 
   
  “还不进来?”
   
  柔和的腔调放在这个最合适不过,嘉德罗斯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听出来“柔和”,只觉得他的声音像是透过云层是阳光,充溢着柔软与温暖。 
   
  “哦。” 
   
  随意的应了声,提着行李箱走了进去。 
   
  “拖鞋在门口。” 
   
  “知道啦。” 
   
  嘉德罗斯提着行李箱进门的时候闻到轻微刺鼻的味道,等看到书桌上的临床医学,才恍然是消毒水的味道。是啊,格瑞是医学生来着啊,所以后来他才没有跟他一起毕业。 
   
  “你爸妈是不是不会逼着你去做什么做什么啊?” 
   
  嘉德罗斯只是想感叹一下格瑞的自由,一不留神就问了出来。
   
  “会啊。” 然后还收到了回答。
   
  “啊?他们要你干嘛啊。”还是一个出乎意料,让他下意识好奇心暴增的答案。
   
  “上学的时候会让我一定照顾好金,高中文理科让我务必学文上大学的时候可以选医,硕士毕业的时候让我不要读博,他们安排好实习生的位置给我走。” 
   
  一串话下来,嘉德罗斯听不出来什么情绪,平静的好似他那双时刻波澜不惊的眼睛。像习惯了一样,又像是已经被动接受了的感觉。 
   
  是嘉德罗斯不喜欢的感觉。 
   
  “你就没想过做出点改变?”
  
  把行李箱往格瑞给他整理好的房间一推,嘉德罗斯还是决定要和他理论理论。 
   
  “当然有。” 
   
  格瑞将书整理好叠在一起,然后分成两摞。那高度,再横着叠上一本自己的‘高级口译指南’,就和旁边的台灯一般高了——这是嘉德罗斯暗搓搓想的。 
   
  “什么?” 
   
  “我现在的工作岗位,和我当初的实习站,是不同的医院。” 
   
  哦,啥意思? 
   
  嘉德罗斯愣了两秒,然后反应过来,是格瑞没有顺其自然的在原本的实习医院直接转正,大概是发生了什么,让他去了另一家医院——有可能就是他口中的“改变”。
   
  
  “那你原本在哪儿实习的啊?” 
   
  “登格鲁市。”
   
  嚯,好远。 
   
  嘉德罗斯对自己曾经因为公务去登格鲁市,然后飞了11个小时,中途转机又飞了8个小时的事记忆犹新。 
   
  “那还真是孽缘。”他嘟嘟囔囔的打算踢踏着拖鞋回房间。 
   
  “什么孽缘?”然后被格瑞的问题叫停。 
   
  “你想啊,”嘉德罗斯掰着手指给他讲,“你本科硕士连读7年,我就和你认识了四年,然后就回圣空市了。如果你就在登格鲁市找了个其他的医院,我跟你不可能再遇到的。是吧?” 
   
  讲完过后抬头,就看到格瑞手撑着沙发的靠垫,专注的看着他,白色的衬衫干净整洁,袖子微微挽起,露出白净的手腕。瞳孔在照射之下变得浅而透明,偏白的肌肤上泛起层层光辉,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温柔的氛围之中。 
   
  嘉德罗斯也不知道自己给他叠了多少层滤镜。他只知道自己突然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话梗在喉头,咽不下吐不出,大脑一片空白,只容得下眼前这一个人。 
   
  “你说得对。” 
   
  是格瑞的声音不适宜的打破了他的景象。 
   
  “但我觉得这应该是良缘。” 
   
  妈诶。 
   
  耳根迅速的染上了淡红,后颈痒痒的,但嘉德罗斯不敢去挠,他知道那是怎么回事。 
   
  他对这个alpha动情了。 
   
  —— 
   
  *大声告诉我甜不甜—— (被pa飞) 
  *实话说有点无脑甜了…但剧情啥的,果然还是之后再走吧。

评论 ( 39 )
热度 ( 315 )

© 奶味兔和他的盐甜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