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嘉]从今往后的日子里 05

  
  从今往后的日子里 05

   
  * (4)  (6)
  *我的瑞嘉里偶尔就提到金天使,但是金绝对是助攻的,作为螺丝吃醋神器emm
   
  *先婚后爱的日常剧,会有回忆杀插入
  *cp瑞嘉 abo设定 ooc注意 螺丝自动长大x
  
  —— 
   
  嘉德罗斯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太阳从窗户照进屋里,干燥又炽热。他花两秒钟才意识到自己该去买个窗帘,然后挠了挠头坐起来穿拖鞋,又花了两秒钟才想起来自己家里没有窗帘挂钩。 
   
  啊好烦,不管了。 
   
  嘉德罗斯起身穿过客厅准备去洗手间洗漱,于是看到了桌子上安分躺着的红本本。 
   
  他现在是个已婚omega了。 
   
  嘉德罗斯在心里默念一遍,顿了两秒过后才走进了洗手间,他在慢慢消化这个事实。 
   
  >>>
   
  收到格瑞信息的时候嘉德罗斯刚把早餐的包装袋扔到垃圾桶里。 
   
  格瑞:今天下午我会去找你。
   
  嘉德罗斯脑子当机了两秒后才拿纸巾擦擦手回过去信息。 
  
  嘉德罗斯:你知道我家在哪儿? 
  格瑞:不知道,所以来找你要地址。 
  嘉德罗斯:……圣空小区7栋28A
  格瑞:我大概下午一点到。 
  嘉德罗斯:ok
   
  将手机往沙发上一扔,嘉德罗斯自己也陷进了沙发的软座。 
   
   他不知道格瑞要干什么,他也不知道自己作为一个omega要做些什么,反正他是不能像自己母亲一样在家里生养教育一辈子,可他身边又实在是没有过多的omega例子。 
   
  啊……omega真烦。 
   
  无止境的发情期,找工作的困难,还要接受国家的婚配系统。
   
  嘉德罗斯拿拳头抵着沙发软垫,一分钟后想起来自己还没完成那份德语公文的翻译稿,又蹭的一下坐起来冲回房间开电脑。 
   
  >>> 
   
  叮铃铃。 
   
  嘉德罗斯将翻译稿的最后一个符号敲上。 
   
  叮铃铃。 
   
  嘉德罗斯设置好一个文档。 
   
  叮铃铃。 
   
  嘉德罗斯按下保存文档,然后在格瑞按下第四次之前冲出卧室开门。 
   
  “你在睡觉吗?” 
   
  格瑞看着嘉德罗斯一身卡通睡衣着着急急的样子,没有皱眉,是单纯的问句。
   
  “没,当然没有,进来吧。”
  
  嘉德罗斯等格瑞进来后关上门,开冰箱对着茶饮和果汁纠结了会儿,最后拿了个盒装牛奶。 
   
  “谢谢。” 
   
  看着格瑞将吸管拆出插入吸孔,嘉德罗斯只觉得自己心正随着格瑞喉结的小幅度移动而加速跳动。 
   
  “你找我有事吗?” 
   
  牛奶盒放在玻璃桌上没有发出半点响声,因为从冰箱里拿出来了一会儿,盒外渐渐冒出了水珠。水珠顺着盒璧滑落到了桌子上,一小个不能再微小的水池在桌子的一角形成。 
   
  “我希望你可以搬过来和我一起住。” 
   
  “……” 
   
  “……” 
   
  “啊?” 
   
  这是嘉德罗斯没有料到的。 
   
  仔细一想两个已婚的人,虽然没有任何的情感,但是同居是在正常不过的了,这大概是所有新婚的人——甚至在婚前就已经做好准备了。 
   
  只是格瑞提出这件事的时候毫无铺垫,而他们之间的关系又是那么微妙而尴尬的。
   
  “我在向你提意见。”格瑞按了按太阳穴,眼下淡淡的乌青可以看出来他不经常熬夜,但这几天大概都没怎么休息好。 
   
  “你这个房是租的吧?”嘉德罗斯点了点头,格瑞续道,“那你还可以省一笔开销。”
   
  “可是,”嘉德罗斯皱了皱眉,“我们为什么非要同居?”
  
   “没感情经历,还八年没见了,况且八年前我们关系就很一般……” 
   
  “你在逃避什么?”格瑞毫不留情打断了嘉德罗斯,像从前一样。 
   
  “我建议你不要因为自己个人的任性而拉上我一起,况且现在,法律上你是我的omega。” 
   
  “那你给我一个同居的理由?”嘉德罗斯依旧不死心的问道。 
   
  “你现在是我的omega,而我是你的alpha。作为一个alpha,我有必要把自己的omega放在身边保护他,而不是看他一个人居住着吃高热量食品度日。”
   
  格瑞的目光落在了嘉德罗斯昨晚扔在客厅垃圾桶里的汉堡盒上,再用自己的委婉将垃圾食品改成高热量食品。 
   
  嘉德罗斯差点气的想打他。 
   
  又是omega,又是alpha对omega的占有欲,性别这东西真是他活了二十八年遇到最大的阻碍,而他又一次要向自己无法改变的因素低头。 
   
  但他依然不甘。 
   
  两个人僵持了几分钟,是格瑞率先开口。
  
  “你考虑的怎么样?”他低头看了看表询问道。 
   
  “你明明是看不爽我的吧?干嘛非要同居啊,结婚也就挂个名的事。” 
   
  嘉德罗斯终于说出了自己心里想的事。 
   
  他觉得婚姻就是给他上了一道枷锁,并且是一辈子拆不开的那种。他结婚过后可能就要生子,要和另一个能力或高或低的alpha构建家庭,然后和他一起教育好自己的孩子——就像他的母亲一般,但他一点也不喜欢这个流程。
   
  所以在知道自己的alpha是格瑞的时候他放了心,他的过分举动使他在大学时期就被格瑞所厌恶,没有理由他会让一个他讨厌的omega怀上子嗣。在嘉德罗斯看来,他和格瑞只需要坚持挂名一年,之后再去民政局离婚就行。 
   
  可现在格瑞要他搬过去同居,嘉德罗斯多清楚自己心里那点小心思,他怕极了格瑞的举动会让自己对他的感情无线拉长,最后无法回收。 
   
  “你拿婚姻当什么了?”
   
  格瑞皱了皱眉,是嘉德罗斯无数次见到过的样子。 
   
  “你以为谁想和你玩过家家吗?如果有机会为什么不尝试一下,反正也没有更好的人了不是吗?” 
   
  “对!我是没有更好的人了。那你呢?你不是有个……吗?” 
   
  嘉德罗斯也没有想到他会到气头上,他从前看不惯格瑞身旁的人,八年过去还是没变。可同样的,他一点也不了解格瑞,格瑞给他的印象只是八年前,八年后的现在,格瑞的存在于他而言只是一个“曾经认识的alpha”,仅此而已。 
   
  “我也没有。”格瑞笃定的答道,“我要是有更好的人,现在就不会在这里跟你闲扯。所以至少现在,你是最适合的omega。”
   
  嘉德罗斯的眼眶彻底红了。 
   
  他这个人泪腺不怎么发达,经常是吵架的时候情绪激动迸溅的生理性泪水,瞧着就好像是哭过了一样。 
   
  和格瑞理论的时候他也并不想哭,只是不甘示弱导致烦躁感彻底膨发,不定的情绪促使眼眶泛红。
   
  可是当格瑞说至少现在,他是他最合适的omega的时候,他眼角却局促的漾起一层红,甚至可以感觉到有什么在眼眶打转,最后没有落下。 
   
  这是嘉德罗斯二十八年的人生中,第二次为自己是个omega而感到庆幸。
   
  ——
   
  *第一次是因为omega被家族所需要而庆幸
  

评论 ( 16 )
热度 ( 291 )

© 奶味兔和他的盐甜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