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物本人了 姜义建太好了

{ 2018-10-01 /3 }
 

偶尔朴志训还是会梦到十七岁那年的事。


不是第一次,却是最热忱的一次——他和那个人并肩走向站台,一路上他耳边全是‘姜丹尼尔’的呼声,到了此时实际上他已经足够放松了,诚然他还是在思考自己那得到一位不多的可能性,但是他已经满足于自己能够成为出道人选,至少一切都没有白费。


聚光灯向他身上靠拢,他今天戴的隐形眼镜度数或许比他的近视度数还要高一点,因为他看得实在是过分清晰了,前排台下的观众手上举着的横幅上姜丹尼尔的面孔他大都能够清楚看见,清楚到让他觉得眼前有点发晕,可他还要留着精力结束这个他已经强烈感知到结果的节目。


他略微有些疲倦的抬头,射灯刺得他眼...

{ 2018-09-02 /15 }
 

和格瑞相遇是在雨天。

 

雨天,乌云压顶,呼吸也沉重万分的时间。

 

嘉德罗斯蹲在关上门的便利店门口,从手机屏幕里抬起头,隔着雨帘就看见对面站着一个体型高大身材偏瘦的男人。

 

穿着牛仔裤,白色衬衫,搭着深蓝色的针织外衫,尽管微长的头发散下来到肩膀,却不显得娘气。关键是那张脸长得太漂亮了,有棱有角的下颌,鼻尖微微上翘,嘴唇紧紧抿着,除了有些过于苍白的皮肤之外,几乎没有什么不好的地方。他在这边甚至可以看见那个人紫色的瞳孔,眸里散漫着光,仅仅是这么一望,就让嘉德罗斯生出渴望。

 

他甚至现在就想要冲过去,拉住那个人的袖子,让他跟自己上床。...

{ 2018-08-26 /7 /100 }
 

《Call me by your name》在韩国上映的第二周,朴志训在工作了48个小时后,只断断续续的睡了五个钟头,可最后还是死撑着坐在了午夜场里。


尽管是午夜,可是上座的概率比他想象的还多,并且很大一部分都是牵着手进来的同性情侣,这让他又惊讶,又难过,既在意料之外,细细想来又合情合理。


——这些牵着手的人们在韩国还都见不了光。


和他于姜丹尼尔单方面的情感一样。


密密麻麻如同针扎的难过涌上心头,他张了张嘴,喉头微梗,流泪的冲动被他自己一个深呼吸硬生生的给抑制了下去。


随后大屏幕灯光变换,Chalamet美丽的面孔出现在了大屏幕上。


明明一切都很好,可是他靠...

{ 2018-08-25 /1 /22 }
 
1 2 3 4 5 6

© 奶味兔和他的盐甜桃 | Powered by LOFTER